約翰.甘迺迪說:
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什麼
要問你為國家做了什麼
可是當你為國家付出了一切
國家卻不把你當一回事呢?

民國79年我在台東部訓隊接受F-5換裝
一天 隊上來了兩位老大哥
葉常隸跟張立義教官
他們年輕的時候駕駛U-2偵察機進入中國大陸
但不幸地被擊落遭俘
被中共關了二.三十年(期間曾自殺 但未成功)
民國七十幾年中共決定釋放他們經香港回台
我們的政府居然拒絕他們入境(怕他們是間諜)
後經當年黑貓中隊隊長楊世駒奔走
美國CIA協助才得以入境美國
座談會上鴉雀無聲 無人提問
其實我很想問他們會不會怨恨國家?


(本文轉載自沈麗文新書《黑貓中隊》,由大塊文化出版)

遭俘黑貓中隊隊員 回台被拒門外

U-2偵察機,號稱全世界最難飛的飛機之一,到目前為止,全世界只有不到一千人飛過U-2。
除了原製造地——美國之外,只有中華民國和英國的飛行員接受過U-2飛行訓練,
而英國飛行員從未真正實際執行任務。

黑貓中隊,是U-2在台灣的家,為了保密,對外一直稱做「三十五中隊」。
從1961到1974的十三年間,共有28名中華民國飛行員加入黑貓中隊,
其中10人殉職、2人在中國大陸遭擊落被俘。本書作者沈麗文是「黑貓中隊」其中一員的女兒。


美國和中國大陸建交後,開展出新的國際局勢,也即將再度轉變張立義和葉常棣的人生。

在工廠待了五年,張立義一頭霧水的被調到航空學院,冠上工程師頭銜,管理實習工廠。
同一時刻,在大學當講師的葉常棣,也升格為副教授。
他們當時並不知道,這正是釋放的前奏。

時機終於成熟。1982年,兩人分別從南京和武漢被召到北京。
高層幹部告訴他們:「現在有個機會讓你們出去探親,要留下也可以,
或是出去後想再回來也行。」言下頗為寬大,兩人都不敢相信居然真的等到這一天。

這年,葉常棣四十九歲,張立義五十三歲,臉上都刻劃著多年勞苦的風霜。

八月底,人民日報公佈了這消息。三個月後,他們搭上火車,從廣州前往羅湖。
一路上,心始終隨著隆隆的車軌聲上下起伏,深怕臨時有變。好不容易通過出境檢查站,
搭上前往香港的火車。直到駛離月台,慢慢看不見解放軍、看不見崗哨,
才敢相信真的要回家了。

到了香港,負責中國在港事宜的中國旅行社,安排他們住進國際飯店,
又給他們每天兩百五十元港幣做零用金,並再三提醒他們因為簽證緣故,
在香港停留不得超過半年。兩人心想反正要回台灣了,也不以為意。

誰知道,將近二十年的歸鄉夢,最後竟然被自己的政府拒於門外。

張立義被擊落那晚,許多人徹夜未眠。當他沿東海而上,
大溪的監聽站已截聽到中方空防系統正展開全力追蹤。在他從海岸轉進內陸一個多小時之後,
忽然一切追蹤停止,空中只剩一片不祥的寧靜;過了五分鐘,便傳出解除空防警報。

同一時間,在桃園基地的指揮室裡,Bird Watcher接收的訊號忽然消失,指揮室裡一片嘩然。
迅速比對座標位置後,發現他位於北京西北方、靠近內蒙包頭一帶。

經過漫漫長夜等待,第二天,中國發佈消息:再度擊落一架U-2。由於保密工夫到家,
連美國情報單位都沒有發覺張立義和葉常棣仍然活著。台灣軍方宣佈他們「失蹤」,
實際上認定兩人已死亡,而在新店空軍公墓築起衣冠塚。

當時擔任空軍總部參謀長的楊紹廉,在事隔四十四年後,依然對那一夜印象深刻。
當晚,他和情報署長黃克亮以及特業組的盧錫良,一起在空總戰情室守候,
準備接聽35中隊的專線電話,以隨時了解情況,忽然聽到大門崗哨高呼敬禮,
趕緊走到門口,原來是當時擔任國防部副部長的蔣經國特別前來關心U-2任務。
沒想到,就在向他做簡報當中,隊長楊世駒來電,報告飛機失去連絡的壞消息。

因緣流轉,在張立義被擊落的十七年後,蔣經國已是總統,
而當人民日報刊登釋放他們的消息時,台北高層卻認定這是「統戰技倆」,拒絕他們回國。

過去負責總管U-2事宜的衣復恩,此時早已遠離權力中心,根本無力幫忙。
當年葉常棣被擊落時、剛升任黑貓中隊隊長的楊世駒,正在華航擔任機長,
便趁出差到美國華府時,找到美方當年負責U-2計畫的行政主管康寧漢
(James A. Cunningham, Jr.)求助。

總算康寧漢仍念舊情,二話不說便去找中情局副局長,
劈頭就問:「這兩人雖然不屬於我們空軍,但替我們做了不少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當年U-2飛行員Gary Powers被蘇聯釋放時,副局長曾是康寧漢的助手,他只考慮片刻,
便爽快的接下這燙手山芋。

中情局內部有人質疑:「他們自己的政府都不管了,為什麼我們要攬過來?」
康寧漢則反駁說:「當初我們簽訂合約,他們就是代表美國去執行任務,
這兩個飛行員不就等於我們的人?」

一心一意期盼回國的葉常棣和張立義,抵達香港好幾個月後,在旅館見到中情局派來的人員。
對方喊了聲:「葉少校!張少校!」伸出手來握手招呼,並從口袋掏出兩個信封遞過去,
一面請他們簽寫收據。

陪在一旁的楊世駒皺起眉頭,心裡納悶著,一見面就簽什麼東西?
只聽中情局人員接著說:「我謹代表美國政府交給你們這筆錢,
今後我們將保證你們生活無虞。」

葉常棣打開其中一個信封,裡面有兩千美金,一時感慨萬千。
「唉!我又不是美國飛行員,我是中華民國的空軍少校啊!」
落難十多年,最後竟是美國人伸出援手,心裡雖然感激,卻也覺得無比難堪。

還是中情局的代表打破沈默,看著他一身新衣服開玩笑地說:
「你一點也不像剛從大陸出來,倒像個成功的生意人呢!」又問他們:
「對今後生活有什麼想法?」
葉常棣英文比較流利,便代表回答:「我們當然要回台灣。」這時,中情局人員才明白表示,
目前台灣當局絕不可能同意讓他們回國。

兩人無奈,最後只好決定前往美國。還是由中情局幫忙出文件,
以聘請他們為「亞洲顧問」的名義,幫他們申請簽證。

兩人在五月份抵達落杉磯,機艙門一打開,一位洋人迎上前來,身上一襲老舊的軍用夾克,
胸前紅底黑色的隊徽上,分明是那隻熟悉的黑貓身影,
原來是曾經在桃園基地擔任美方安全官的「大鼻子」John,
在這種情形下再度相逢,歲月之外更添滄桑。

=================================================================================
以下為回應:

Kaichun

人生,總是那麼的無奈吧!
大學的時候因為生病開刀住院
病房的另一個房友是個老榮民爺爺
跟著國府來到台灣,無親無故
所有家人都在海峽另一邊
他的語氣始終充滿著無奈
信了老蔣說了一輩子的「明年國慶在南京」
抱著那一點點點希望,覺得總有一天能跟自己的親人再聚首
等到再踏上故鄉時,已經是四十年以後的事了
那還有什麼親人?都不在了!

我問他一樣的問題:
老榮民用極強烈的語氣回我
恨,怎麼不恨?
終究是傻傻的被騙了那麼多年
一直做那無法成真的夢...


所以囉
在台灣 大家也就不用談什麼為國為民的高尚了
包括軍人 不過是圖一口飯吃罷了
lin 於 March 1, 2010 07:05 PM 回應

不是每個軍人都圖一口飯吃,
還有有人是理想血性的漢子。

所謂保國衛民,
我死則國生,我生則國死,
都是政客美麗的口號!
一將功成萬骨枯啊,
還是不要有戰爭的好。
* 版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李又麟
  • 剛剛才看完TVBS 專訪黑貓中隊英雄

    兩位英雄回台當天晚間新聞 張先生見到他夫人時落淚了!
    他們回國前 我就先看到 司前總司令報上一篇文章在呼籲政府要接納
    他們!
    記憶裡 郝柏村是院長!

    正好今年在大陸時 中央台國防軍事頻道還談到當時共軍如何對抗我方
    U2偵查 !
    一句話 歷史的悲劇!
    中國人若還再打自己人 那真是劣等的中國人了!
  • 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什麼?
    要問你為國家做什麼?
    問題是當你為國家付出後,
    國家卻不當你是一回事?
    情何已堪!

    CougarHsiung 於 2010/11/25 23:09 回覆

  • ning816
  • 記得2010我高中剛畢業,還去看了黑貓中隊展覽 看著看著眼淚都留下來
    我沒什麼軍人的家庭背景但我真心的認為軍人是最勇敢並且最該被尊敬的職
    業,沒有他們,沒有他們流血犧牲,哪有國哪有家。
    他們愛國的情操令人動容,為了國家可以付出生命在所不惜,但國家政府是怎
    麼回報他們?雪中不送炭就罷,竟然落井下石, 這樣的國家政府怎麼讓人全
    心全意的為他賣命... ? 軍人真的是最讓人尊敬的。
    可惜現在有些正在服役的朋友身上已經看不到那種中華民國國軍軍人的榮譽和
    正氣了。
  • 軍人的價值,可能在承平時期讓人不重視!
    更何況還有好男不當兵一說!
    以前唸軍校時校長說軍人是一項志業,不是一項職業!

    CougarHsiung 於 2013/04/14 1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