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度的緊急應變複訓課程有提到高空缺氧的問題,
其中案例的討論是太陽神(Helios)522航班,(B-733型客機)
H522航班在出勤的前一天,機務人員檢查了飛機的加壓系統,
將加壓電門放在了”手動模式”位置,而沒有回復到”自動模式”位置,
而正副機師在做飛行前檢查程序時,居然也沒有發現到加壓電門的位置不對!
所以飛機起飛後,它的加壓閥一直是保持在開的位置,
因此飛機是處於在一個沒有加壓的狀態下一直向上爬升,
(艙壓高度等於外界高度。)

當飛機的艙壓高度到達了一萬英呎之後,艙壓高度警告聲的喇叭就響了,
但正、副駕駛居然認為那是地面客艙未準備好的警告聲,
(沒飛過B-733,不知是什麼意思?)
他們就把警告喇叭聲給按掉並繼續向上爬升,
當艙壓高度到了一萬四千英呎,客艙的氧氣面罩就會自動掉下來,
(客艙的個人緊急供氧系統只能提供十分鐘的氧氣)
但很奇怪的是,駕駛艙內的客艙乘客氧氣系統致動警告燈卻沒有亮?
而客艙的空服組員居然也沒有通知駕駛艙內的機師,
客艙的氧氣面罩已經掉下來了?
所以H-522航班就繼續往死亡的三萬五千英呎高空爬升!

由於艙壓不斷地上升,因此缺氧的症狀就慢慢出現在所有人的身上,
兩位機師開始覺得很熱不舒服………(缺氧),
他們嚐試調低空調的溫度,……(缺氧)
可是還是熱……,(缺氧)
他們用公司的波道告知工程師,飛機的空調有問題,
詢問空調系統的斷電器在那裡?
地面的工程師提醒他們檢查一下艙壓電門的位置是否正確,
可是機長很不耐煩的說,是空調的問題,跟艙壓沒有關係,
(因為已經産生嚴重缺氧現象,所以無法也無能力做正確的思考。)
接下來無線電就失聯了,(研判已經昏迷了。)

那天上課,Shawn教官坐我旁邊,
看錄影帶的過程中,他一直在說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麼多警告,這麼多可以及時發現錯誤的現象,
他們居然都輕忽過去而沒有發現危機正在産生,
最終是以墜機結束這個案例。

我只能說這就是所謂的 “ 打鐵 ” 、 “ 秀逗 “ 。

一年夏天我在MOB(飛輔室)執勤,副Mob 是72期阿達,
有一批四架去石礁實彈投擲的飛機回來衝場落地
前三架都很順利的落地,
四號機在四邊下滑通過了九十度後,
我眼睛看著它的左邊,覺得怪怪的,
趕緊叫阿達用望眼鏡看一下四號機的左起落架,
阿達馬上跟我說,四號機的左起落架沒有放下來,
(只有鼻輪跟右起落架放下來。)
我用無線電叫他:「Four 重飛。」
但四號機仍然繼續下滑進場,
我又用無線電叫他:「Four 重飛。」………「Four 重飛。」
剩一百呎不到,他就要落地了,
我原本是坐著的,一下子人整個站起來,
用無線電大叫他的名字:「李XX 立刻重飛。」
剩下二十呎,我尖叫他的名字:「李XX 重飛。」
剩下十呎,我聽到加油門的聲音……飛機重飛了。
(F-5進場速度快接近300公里,一觸地,飛機會瞬間向左翻滾………。)

不過他那次真的是超背的, 重飛後左起落架重新伸放還放不下來,

所以用起落架替用伸放手柄來釋放起落架, 可是他一拉手柄,結果鋼繩居然被他拉斷了,

(鋼繩通常可承受800磅的張力)

由此可知腎上腺素的作用有多強!
然後請消防班來05 跑道頭噴泡沫,

噴完了之後,

但地裝班卻沒來把跑道頭1500呎處的BAK-12攔截綱繩架起來,

所以最後他是反向用23跑道機腹著地。


當晚聯隊為他舉行 “ 慶生會 “,
我私下問他:
左起落架沒有放下來,警告喇叭有沒有響,手柄紅燈有沒有亮,
他說有,有聽到、看到,
他只是覺得很奇怪,還在想為什麼速度怎麼一直減不來。
(但沒有任何處置,他全心全意放在我要落地這件事上!)
我又問他:
我叫你重飛,你有沒有聽到,
他說有,可是他不知道是叫他,
直到我最後一聲尖叫他的名字,
他忽然 “醒過來”,
有人在叫他重飛。

缺氧依其臨床症狀可分期如下:
1.無作用期:由海平面至10,000呎,除夜視力降低外,對人體生理無顯著之不良影響。
2.代償期:自10,000呎升至15,000呎高度,此時生理功能代償性增加,諸如呼吸加快變深、心跳加快、心輸血量增加,以應付缺氧之威脅。
3.障礙期:由15,000呎至20,000呎代償已無法應付臨床症狀,包括疲勞、嗜睡、不安、頭痛、過度換氣、皮膚發紫、思考行為受到嚴重的影響。
4.危急期:20,000呎高空時缺氧嚴重,很快失去意識 !


-----------------------------------------------------------------

看過"空中浩劫"第一季也有這集,令人佩服的是有個男空服員是陸戰隊退役,藉由 空服之餘在準備機師考試了~耳且他已經有PPL.的執照,他在那時利用"猴子擺 盪"的方式吸取殘餘的氧氣到駕駛艙,可惜燃油耗盡了,否則也許它可以順道就一下 同是機組的未婚妻~在此同行警戒的戰鬥機還一度以為是被劫機了,後來才確認駕駛 是那個想救大家的空服員~
也因此他爸爸在節目中一直強調他兒子不是懦夫,為他感到驕傲~
看到這裡不勝感動可以形容,很少聽到父親親口對自己的兒子如此嘉許與信任
cash 於 June 29, 2008 01:46 AM 回應

那位男空服員很強壯,所以用了三罐可攜式氧氣器筒進入了駕駛艙, 可惜他不會使用B-733上的裝備、也不知如何飛大型客機, 如果他會使用無線電, 也可以問出如何用自動駕駛讓飛機自動落地。
* 版主 於 June 29, 2008 10:43 AM 回覆

2樓
有時候沒遇過這種讓人會腦殘腦殘的狀況還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我也看過空中浩劫這一集
看的時候也是很難想像為什麼會有這種事 不過教官剛剛提到在軍中的那個教官 真為他捏把冷汗阿= = " 會不會在飛機上的那位下來看起來沒發生什麼事 地面上的已經下到尿褲子了~~XD
alex18577 於 June 29, 2008 10:19 AM 回應

Hypoxia 高空缺氧的可怕, 在於你不知道你已經缺氧了, 不知不覺中你就慢慢失去了行為能力, 最後就不知不覺地在昏迷中死去。
我沒看到他尿褲子啦! 不過他那次蠻背的, 重飛後左起落架還放不下來, 所以用起落架替用伸手柄來釋放起落架, 可是他一拉手柄,結果鋼繩居然被他拉斷了, (鋼繩通常可承受800磅的張力) 由此可知腎上腺素的作用有多強! 最後只能用機腹著陸。
版主 於 July 10, 2008 02:53 PM 回覆

3樓
有時後在模擬機,看到前面的人(們)打鐵了, 會覺得怎麼會連這種東西都會犯。 但是想想自己,即使已經飛了幾年, 也都還是偶爾會當當鐵匠。
我想飛行員都會打鐵,而且常常是莫名其妙的打鐵, 事後自己想起來,都不知道當時怎麼會這樣? 很慶幸我飛的是民航機,至少都有兩位組員在駕駛艙, 所以即使我或是隔壁的教官一時打鐵, 也都還會有一個人會及時的把那位鐵匠的腦筋拉回來。
尤其是當我們坐在冷氣房,舒適的椅子,喝著飲料, 可以好整以暇的思考,翻書,討論,
真的不該對於狀況當下,處於極度壓力,時間緊迫的當事人太過嚴苛, 只要人機平安落地,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一個飛行笑話,但是我覺得很實際: 只要人可以好好的走出飛機,就是個好落地。 如果飛機還可以立刻繼續使用,就是個完美的落地!!
Chiardy 於 June 29, 2008 11:55 PM 回應

可惜的是事後諸葛亮很多啊!
在壓力下做出的決定,可能不是最佳的決定, 但個人認為只要飛機能安全落地,就是好決定! 是可以檢討,但應該只對事不對人。
* 版主 於 July 10, 2008 02:54 PM 回覆

4樓
最後亦看到美國的聯合航空發生過客艙失壓的 事, 幸好沒有造成傷亡呢.
話說回來, 教官, 你所舉出的事例都真的會令人 嚇出汗來...
Tumačica 於 June 30, 2008 03:37 PM 回應

在他不知道飛機有問題的情形下, 緊張嚇出汗的是我,不是他喔!
版主 於 July 6, 2008 01:28 PM 回覆

5樓
有一次我的學生也打鐵了,當飛到了IP都未有轉彎的操作, 我處置完後問他在幹嗎?結果他告訴我"他看到不該看的東 西",可怕吧
阿助 於 August 6, 2009 11:26 PM 回應

在空中還可以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那個學生有陰陽眼喔? 白天都看的到?了不起!
版主 於 August 11, 2009 02:03 PM 回覆

6樓
如教官所述:「那架戰機最後只能用機腹著陸的情形下,戰機 是報廢了?還是經過修復後再繼續服役?而那位飛官在那次飛 安狀況結束後,有否受到表揚其臨危不亂之正確處置?
暉哥 於 October 8, 2009 04:12 PM 回應

機腹受損小傷而已啦! 當然修一修就繼續飛。 晚上有幫他慶生。
版主 於 October 8, 2009 11:39 PM 回覆

7樓
其實說到F-5戰機以機腹著陸方式迫降,好像幾年前在 CCK基 地也發生過1次,媒體有報導,那架是雙座F-5F戰機,也是起 落架故障放不下來,最後也是以機腹著陸方式迫降,好在飛官 平安,小弟的感覺是飛F-5戰機的教官技術還蠻高超的﹝有無 拍馬屁之嫌?﹞,最終能把故障的戰機有驚無險地帶回來,這 是空軍訓練扎實也是上天保佑吧!
暉哥 於 October 9, 2009 12:36 AM 回應

人人都喜歡馬屁, 繼續拍吧!
版主 於 October 15, 2009 11:31 PM 回覆

全站熱搜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