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鐘尚仁學長
不知道是大我多少期的學長 曾經寫了一首打油詩 專門描述空官新生的生活
詩題即為小草 六十七期的畢業紀念册為了讓同學記得新生時期的艱苦
將全文列印其中 在此為大家抄錄
並請版主轉貼 所有學弟應肅坐仔細恭讀 當然也包括我自己 因為是前期大學長在訓話囉

小草
官校新生若小草 想要出土實難熬 剛剛透得新空氣 慘遭雷電太陽烤
一城攻完又一堡 風吹小草四面倒 可憐小草無是處 老草追魂把命討
清晨起床天未曉 疊被穿衣九十秒 加上洗臉三分鐘 慢了一點罰蹲跳
集合場上集合畢 學長樓前隊排好 扯開喉嚨大聲吼 學長早哉學長好
十分鐘內一直叫 每句同腔不同調 聲嘶力竭乾啞嚎 學長開窗來評教
這批新生真胡鬧 問早問好音太小 值星幹部在哪兒 集合場上繞著跑
走路跑步拐直角 見到學長須問好 勸君聲音切莫低 一但挨罵罪不小
整容鏡前就是你 高唱十聲學長好 嗓子此時卻難保 聲音不啞別想翹
若是動作再不好 加上音量又太小 回去報告太糟糕 班長整的你鬼叫
餐廳規則惹人腦 又多又煩且太老 搞得我都記不牢 何況那些糊塗草
椅子取出須靜悄 起立坐下要快巧 抬頭挺胸姿坐正 眼睛千萬別亂瞟
吃飯喝湯碗須高 桌下膝腿須靠牢 任何聲響都不行 站著吃飯受不了
菜飯強迫全吃掉 哪管肚中飢或飽 口中肚裡都已滿 學長還在旁讀秒
洗澡值得打回票 衣襪毛巾和肥皂 進進出出累死人 每趟只能拿一套
先來做做熱身操 伏地挺身和蹲跳 三十秒內進浴室 大浴室內人飽飽
熱水龍頭休想早 若想多洗幾秒鐘 襪子只好水泡泡 身上甭想打肥皂
省的泡沫洗不掉 幹部一喊動作停 抓起臉盆往外翹 衣褲不管顛與倒
全身濕漉往上套 不顧死活挨命跑 口令沒停還湊巧 幸而腿快沒遲到
否則汗洗二次澡 週末想是挺逍遙 學長散步逛近郊 唯有小草大加菜
獎懲聖旨頒來到 班長一一把名叫 小草表現實在差 武裝行進加禁足
便池糞坑他打掃 一周內務沒整好 或是他事把霉倒 四壺雙槍不用提
蹲跳挺身扛著跑 頭頂就是大盤帽 胸前掛好防毒具 答數報名回答話
下額草還不准掉 特別班哉精神好 幹部名詞冠的妙 哭笑不得向誰訴
只得狠狠把牙咬 操練完畢一身濕 頭昏眼花又舌燥 三分解散喝茶水
馬上好戲又來了 半蹲坐下立刺刀 馬步功夫穩又牢 抗日工作熬難當
幻想汗水如雨澆 滿水四壺掛上腰 平舉雙槍來回跑 遠看好像拉丁舞
學長一旁偷偷笑 夜晚罰站蚊蟲咬 大小通通咬個飽 左癢右疼不敢動
唯咒蚊子漲死掉 就寢動作天天妙 解散餘音尚在繞 鞋子急的脫下腳
二道命令又宣到 三十秒內掛蚊帳 操作服換睡衣袍 稍慢一點有得瞧
擦鞋聲音不得吵 時間僅有幾十秒 鞋頭鞋面皆光亮 鞋跟鞋邊皆要擦
一到停止都站好 等待檢查心狂跳 要是班長存心找 想要通過靠天保
稍稍丁點不如意 八十蹲跳夠得瞧 進出寢室須靜悄 動作神速小跑步
否則幹部不滿意 重新來過沒味道 渾身冒汗熱氣澆 十秒上床被蓋好
想要不蓋還不行 他說全是為你好 不然你們著了涼 重責大任受不了
捨棄一天憂心事 願主祐我平安覺 小草小草莫自渺 急風磨練成勁草
天下哪有不勞獲 志在凌雲效飛彪 張良拾履能為相 蔣公在日洗馬槽
勞筋動骨負大任 建軍報國在今朝




夜晚罰站蚊蟲咬 大小通通咬個飽 左癢右疼不敢動
唯咒蚊子漲死掉

新生剛進校的時候 還沒有運動服穿 所以有些時候 是穿著內衣褲動作的
例如洗餐廳 當時穿的所謂筧橋大內褲 其實跟黃埔大內褲是一樣的
但是你就偏偏不行說那是黃埔大內褲 因為你已經是筧橋的一份子了
否則實習幹部們會很努力的讓你用汗洗盡黃埔的塵灰
筧橋大內褲是四角平口 褲腰沒有鬆緊帶 只用一條棉繩綁住 以免掉落
兩個褲管特大 穿的時候重要部位會非常透氣 因此在戶外集合時
站個幾分鐘 就會有一堆蚊子來找你開飯 當然你不行動也不行打 只能咬著
牙餵蚊子 往往十分鐘下來 很多人的重要部位會被叮的跟包榖(玉米)一樣
讓人永生難忘 這就是為何這首小草詩裡會提到這件事


後記;
民歌盛行時期 有一首歌名為小草 新生必唱 尤其是磨練過後
唱來特別有感覺 在此也將歌詞抄錄給大家看看

小草
大風起 把頭搖一搖 風停了 又挺直腰 大雨來 彎著背 讓雨澆 雨停了
抬起頭 挺直腳 不怕風 不怕雨 立志要長高 小草實在是 並不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