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retch.cc/blog/hsiung618/8604688
失落的黑貓 賞不酬勳


上個月臨時抓飛陪飛模擬機,
帶飛的魏教官以前是35中隊(黑貓中隊)的飛行員,
我最愛聽故事,當然是把握機會問了他當年飛U-2的事蹟。

他說他在35隊待了三年多,總共出了九趟任務,
我問他那時已有好幾架U-2被打了下去,
那他飛進大陸時會不會害怕啊!
魏教官說在上面很忙,要做的事太多了,沒有時間害怕,
只有在飛第一趟任務時的感覺很奇怪就是了,

不是害怕喔!
而是他們一趟任務就是八、九個小時,
整個任務期間是沒有任何無線電通聯的,
就一個人坐在狹小的駕駛艙內八、九個小時都沒人可以說話,
那種感覺真的是很奇怪!

那時他們要出任務,一定要等天氣非常好非常好才能出任務,
一方面是天氣好,沒有雲遮蔽,相機才拍得到地面目標,
另一方面在那個年代導航系統不好,
一旦進入大陸後,就沒有電台可以做定位,完全是靠目視地標來飛行,
所以他們上飛機前,老美的情報官就會把他任務要飛越的地區,
將縮小的地圖一張一張按順序排好裝在他們要帶上飛機的文具盒裡,
文具盒裡還會裝上十幾支鉛筆,
因為駕駛內空間很小,而他們身上穿的壓力衣不容許他們彎腰,
所以任何東西只要沒拿好掉在地板,是撿不回來的。

他們在七萬多呎的高空中,一邊飛行,
還要一邊還要往下看地標,再對照地圖看飛的路線對不對?
厲害的是,他們事後發現他們在空中飛行的路線,
跟在地面上製訂的飛行路線誤差都不會超過三浬。

那個年代可沒有IRS 、GPS、間諜衛星等裝備可以參考使用喔!
也沒有飛行電腦可以輔助,
那他們怎麼知道路線沒有飛錯呢?
猜得出答案嗎?

空軍那時在大溪有一個單位叫做 “電監中心”,
(已裁撤多時,我父親以前也在那個單位)
我們這邊U-2才一起飛沒多久,
老共那兒的無線電就開始叫了,沿途U-2飛行過的地區,
老共就會報出來U-2當時的位置,引導米格機去攔截,
電監中心一監聽到老共的無線電通訊,立刻就用專線通知35隊,
35隊的作戰室馬上會將U-2當時的位置標示在大地圖上。

通常要出任務的那一天早上約三點多就會被叫起床來吃早餐,
而且是一份很大很豐盛的早餐,
(有一位老美的醫官會跟任務機飛行員吃一模一樣的早餐,以預防食物中毒)
然後開始吸純氧……,早上五、六點左右飛機升空飛進未知的空域。

由於在空中要飛個八、九個鐘頭,
所以都會準備像太空人一樣的牙膏狀的食物,(飛機上還有小烤箱可以加熱)
我問教官那好吃嗎?
教官笑笑說,如果不是餓到受不了,他不會想去吃它。

吃的時候就是將牙膏食物最前頭的長管子尖端旋開,
然後由頭盔下方的一個密合小孔插進去送到口裡,
再用力一擠,膠狀的食物就擠進嘴裡。



我又問那生理問題呢?

小便有尿管可以用。

那大號呢?

實在忍不住,就直接大在褲子裡嘍!


現在大家可以在心中想像一下,
如果自己全身穿著很”合身”很緊的壓力衣,
被綁在一個很小的空間內,八、九個小時不能活動的感覺是如何!
而且進去的大陸之後,底下全是敵人想把你打下來,你很有可能回不了家,
你就會了解那個年代飛行員的偉大!

魏教官說他還三不五時將壓力衣充氣一下,
這樣身體可以稍為舒服一下下,再將壓力衣洩氣,
每趟任務結束下飛機時,全身都很僵硬,手都麻了。

一下飛機回到作戰室後,
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洗一個澡、換好衣服後,
再到小吧間吃東西,
那時35隊吃的東西,都是由琉球的美軍空軍基地直接空運到桃園的,
而且每一位飛行員要吃什麼、喝什麼,都可以指定要什麼牌子,
老美都一定會照辦。
魏教官說他每次落地洗完澡後,
一定是先抽兩根煙,再喝一罐冰啤酒後,
才開始任務歸詢。

後來U-2被打下太多架後,老美決定停止U-2進到大陸的任務,
並且一度考慮讓我們的飛行員換裝 SR-71,
那時我們的飛行員都已接到通知準備去美國換裝,
可惜最後老美沒有同意,真的是太遺憾了!



黑貓中隊成員全為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自1959年起始至美國德州的拉佛林基地受訓。
中華民國空軍總共派遣30人接受U-2偵察機訓練,共27人完訓,3人未完訓。

以下為完訓名單:

* 1959年:楊世駒、*陳懷生、王太佑、*郗耀華、華錫鈞
* 1963年:葉常棣、*李南屏、*梁德培、王錫爵
* 1964年:張立義、*王政文、*吳載熙
* 1965年:劉宅崇、*余清長、莊人亮
* 1966年:范鴻棣、*張燮
* 1967年:*黃榮北
* 1968年:沈宗李、王濤、李伯偉、*黃七賢
* 1971年:魏誠、錢柱(未有出勤紀錄)
(*代表訓練或出勤時殉職)
其中,陳懷生、李南屏、黃榮北、張燮於出任務作戰時失事殉職。
郗耀華、梁德培、王政文、吳載熙、余清長、黃七賢於訓練期間失事殉職。

黑貓中隊戰損之飛行員:


民國51年 (1962) 9月9日/ 陳懷生少校駕U-2A執行西安任務,飛經江西南昌上空,被共軍S-A2飛彈擊落,墜地重傷殉職.

民國52年 (1963) 11月1日/ 葉常棣駕U-2C至武漢任務,飛經江西鷹潭附近,遭中共S-A2擊落飛行員跳傘被俘勞改,於1983年雙十節釋放至香港,1984年春經美方中情局協助赴美定居.

民國53年 (1964) 7月7日/ 李南屏中校駕U-2G自菲律賓美軍海軍基地庫比角起飛,執行海南島中越邊界任務,於通過福建沿海澄海縣上空,被SA-3飛彈擊中殉職.

民國54年 (1965) 1月10日/ 張立義少校駕U-2C自韓國昆山起飛,經山東半島至山西省包頭執行夜間紅外線照相,以判讀附近原子彈工廠產量,不幸於淩晨二時半,左右為SA-2飛彈擊中,跳傘被俘勞改,於1983年雙十節與葉常棣少校同時釋放至香港,經美方中情局協助安排赴美定居.

民國56年 (1967) 9月8日/ 黃榮北少校駕U-2 初次執行江蘇省上海杭州任務,於嘉興上空 遭中共紅旗2擊落殉職.

民國58年 (1969) 5月16日晚/張燮少校執行河北沿海任務,起飛後進入黃海上空,飛機操縱失靈墜海,,經海空搜索一週無獲.




老共的說法:如何打下黑貓

1962年1月13日,高空偵察機又捲土重來,而且今非昔比,來者不善。

華鍚鈞、楊世駒和王太佑,他們都是由美國培訓出來的飛行員。他們穿的飛行服與一般飛行員的著裝不同,有點兒像宇航員的宇航服。這套制服叫做壓力衣。

台灣桃園機場的特殊作戰訓練室,別名“藍房子”。飛行員在這裡接受訓練。訓練什麼呢?吸氧。飛行員兩腿之間有個容器,就是氧氣瓶。穿壓力衣、吸純氧,這些飛行員到底接受的是什麼訓練啊?這在當時是絕密,答案就是:飛U—2。
全名Utility—2,由於一般被漆成通體黑色,因此很多人稱它為“黑寡婦”。而實際上,U—2偵察機有一個正式的,而且聽上去更猛的綽號:Dragon Lady,蛟龍夫人。

洛克希德公司為U—2設計的“蛟龍夫人”標識的外圈那行標語是這麼寫的:我們只相信上帝,其他的,我們盡在掌控。

好狂的口氣。這龍看上去很猙獰,而這“龍夫人”還真是個“兇婆娘”。我們必須承認:U—2的確厲害:它最高能飛到27000多米,在這個高度,飛行員必須穿壓力衣,吸純氧。而就是在如此高度下,U—2的單次飛行時間,最長能達到9個小時以上,航程達到5600多公里。

5600多公里航程,這是個什麼概念?這意味著:從台灣桃園機場起飛的U—2,可以輕輕鬆鬆地潛入大陸縱深的任何地方,並在之後返回台灣。更可怕的是這種飛機的偵察能力。

U—2上面安裝的,是專門用於高空偵察的B型照相機。照相機的鏡頭是專門為了高空偵察設計,配備超大的膠片盒。這些底片都是特製的,每幅邊長46釐米,膠片長度達到了2500米。也就是說,U—2齣一次任務,拍出來的照片可以堆滿一屋子。

U—2高空偵察機于1957年開始,正式在美國空軍服役,之後就在全球的各個熱點目標執行偵察任務。它所拍出來的,都是高清晰照片,可以放大250倍不失真。

自1958年3月起,由美國飛行員駕駛的U—2偵察機,曾經5次進犯中國大陸領空。據說有一次,在飛機經過浙江奉化時,美國人給蔣介石帶回了一個禮物:就是蔣介石他媽:“王太夫人墓”的照片。墓碑上,孫中山的題字都清晰可見。

而在這個時候,543部隊還沒有成立。面對U—2來襲,中國政府向美國提出了嚴正的抗議。而美國政府,也開始打起了自己的算盤:如果總是由美國飛行員駕機偵察中國大陸,這在世界輿論面前會造成被動,但如果是由國民黨空軍飛行員幹這事,不就說得過去了嗎?

於是,在當時美國政府的授權下,美國中央情報局開始與台灣當局協商“合作”計劃。雙方一拍即合:由美方出飛機、出設備、出技術,國民黨空軍出人員,正式組建台灣編列空軍第34、第35獨立中隊,對大陸實施偵察。偵察所獲資料,歸美國、台灣當局雙方共有。第34中隊,主駕機型為RF—101,執行低空偵察和騷擾任務,由於隊徽是一隻蝙蝠和七顆星,因此又被稱作是黑蝙蝠中隊。

第35中隊呢,這個厲害了。隊員只有6個,專門駕駛U—2偵察機。隊徽是一隻黑貓。為什麼是一隻黑貓呢?因為根據西方傳說:黑貓有九條命。國民黨空軍敢於把這支中隊命名為黑貓,是源於蔣介石的一句話:U—2不可擊!這,就是著名的“黑貓中隊”。

歷史總是有驚人的巧合。1958年10月,為黑貓中隊挑選出的飛行員,被送到沖繩島美軍基地接受體檢;同一時間,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式建立了空軍地空導彈部隊:543;1959年5月,黑貓中隊飛行員被送到美國德克薩斯州,接受U2飛行培訓,而就是在這個月,543部隊二營在寧夏進行了第一次實彈打靶;1959年8月,黑貓中隊受訓完畢,返臺待命,同年的10月,二營就把RB—57D給打下來了。台灣當局改由U—2執行偵察任務的計劃,正式列入了日程。

這是一場矛與盾的較量,雙方都進行了嚴格的保密工作。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地空導彈部隊的訓練營地,每個人都配備有進門證、聽課證、進發射場證、領保密本證等等四五個證件;而在國民黨空軍的黑貓中隊營地呢,據說台灣方面有資格持證進入者不足10人。“空軍”只有總司令、情報署長、副署長3人有證。出入不需要證件者,只有一個人:蔣介石。

1961年1月初,由美國向台灣提供的U—2偵察機,正式進駐桃園機場。一年之後,1962年1月13日,它終於飛到大陸來了。

1962年1月13日,陳懷生駕駛U—2飛機,從福建平潭進入大陸,飛越福建、浙江、江西、河南、陜西、甘肅、寧夏,在銀川、蘭州、包頭、西安等地照相後,經鄭州、福州返臺。這一次,U—2拍攝到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在甘肅雙城子附近的導彈靶場和飛機場,帶回航偵照片數百米。而更令人擔憂的是,設在大西北的原子彈試驗場,也險些暴露。

首航偵察安然返回,蔣介石大喜過望,他親自為陳懷生慶功,並與陳懷生合影。

蔣介石站在正中,站在他右手的,是蔣經國。外側的兩位,分別是國民黨“空軍總司令”陳嘉尚,和“空總情報署長”衣復恩。而這國民黨“空軍”的一二把手,都要靠邊站,給站在蔣介石左手的這個年輕人讓位,他是誰呢?

他,就是在兩天前,首次駕駛U—2飛機潛入大陸的黑貓中隊成員:陳懷生。
不過,蔣介石,卻不是第一個看到這組U—2航偵照片的人。是誰呢?美國人。

根據美國和台灣當局的約定,每一次U—2偵察機執行完任務後,拍出來的照片必須在90分鐘內,連同底片一同交給美國中央情報局。陳懷生是在1962年1月13日完成的大陸首航偵查,一個月後,他所收集到的資料,就被彙編成為了美國中情局的文件。而這份文件,目前已經解密。

這份文件就是中情局台北辦公室向總部遞交的報告:中國大陸武裝力量的進展。這份文件的標注:Released as sanitized:凈化之後發表。也就是說,這份報告,並不是可以完全地公諸於眾,其中有些內容,仍然是機密。那麼,是些什麼內容呢?

被“凈化”掉的內容,正是陳懷生駕駛U—2拍攝到的那些照片。美國人這回是嘗到甜頭了,1962年4月,黑貓中隊開始正式對大陸執行偵察任務,僅在當年的上半年,U—2偵察機就飛進了大陸11次。黑貓越來越倡狂,那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在做些什麼呢?其實,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已經多次主持召開防空系統會議,制定了用導彈打下U—2的方針。羅瑞卿的原話是這樣的:海底撈針,總不死心。

用大海撈針來形容對抗U—2的方法,其實一點兒也不為過。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地空導彈部隊只有三個營,50來發薩姆—2型導彈。如此有限的力量,要防禦的,卻是96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在當時的防空系統會議上,有一位作戰參謀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看得見的打不響,打得響的夠不著,夠得著的挪不動。

看得見的打不響,指的是目標雷達,當然打不響;打得響的夠不著,指的是殲擊機,前面已經提到,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配備最先進的米格—19,連RB—57D都夠不著,就更甭提飛得更高的U—2了;而夠得著的挪不動,指的就是地空導彈部隊,他們的裝備著實笨重,一個薩姆—2型導彈的發射架,就重達11噸。

這話聽上去,實在有些無奈,但也正是這句話,提醒了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守株待兔是不行的,他決心,甭管多困難,也要讓一個導彈營變成機動部隊,挪到U—2經常飛行的路線上去,打伏擊戰。經過慎重考慮,中央軍委批准了空軍這個新穎而大膽的戰術,這,就是載入了世界防空史冊的“拖著導彈打遊擊”。

經過研究分析,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發現,在1962年上半年U—2的11次偵察飛行中,有8次經過了江西南昌,依據這一情況,總參下令:地空導彈部隊二營從北京地區轉移,于8月27日進駐南昌附近的向塘,設下埋伏。

為了保密,整個地空導彈二營都進行了偽裝,對外聲稱是“地質勘探隊”。而在台灣方面呢,每次U—2飛機潛入大陸,打的都是“氣象勘察”的旗號。也就是說:“地質勘探隊”要拿下的是“氣象勘察機”,真是兵不厭詐。而更加如神的戰略戰術,還在後面。

1962年9月7日,一支轟炸機大隊,從南京起飛,一路招搖地移防到向塘軍用機場。江西南昌,那是我國重要的軍事基地,還有一個飛機製造廠,人民解放軍空軍突然擺出如此大陣仗,台灣方面怎麼可能忽視?第二天,U—2飛機就摸過來了。

而這,正是劉亞樓將軍設下的迷魂陣,轟炸機大隊,就是“引貓出洞”的誘餌。可讓大家沒想到的是,這架U—2隻在廣州上空轉了一圈,就飛回台灣了。這讓二營官兵們有些擔心:這U—2總不可能真的是來勘察氣象的吧?怎麼剛爬上來就走了呢?莫非黑貓發現了我們的陷阱?

事後大家才知道,當天這架U—2偵察機的目標,其實就是南昌。而且駕駛員是黑貓中隊的隊長楊世駒。他本來是打算在廣州上空虛晃一槍,然後掉頭北上。可沒想到,這虛晃的一槍用力過猛,飛機出了毛病,只能返航。

這沒關係,俗話說: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誘餌已下,不怕你黑貓不上鉤。9月8日當天,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又將一架大型轟炸機調往南昌。9月9日,U—2又來了。

這回駕駛U—2的飛行員,就是備受蔣介石器重的陳懷生。1962年9月9日清晨六點,陳懷生駕駛U—2,從桃園機場起飛。7點32分,由福建平潭上空以20000米高度進入大陸,經福州、南平一路北上。在北京,空軍司令員劉亞樓盯著雷達上的目標,給二營營長岳振華撥通了電話:振華同志,你看到拖拉機了嗎?把他打下來!劉亞樓說的“拖拉機”,指的自然就是U—2。岳振華當然看得到,而且是眼瞅著這臺“拖拉機”可勁兒折騰:進入江西後,U—2偵察機突然側飛,向九江方向掠去。這自然又是一個聲東擊西的花招,8點24分,飛機從九江來了個180°調頭,直撲南昌。8點30分,目標鑽進了埋伏圈,二營打開了制導雷達。8點32分,岳振華一聲令下,三枚薩姆—2導彈騰空而起,U—2一頭扎進了由無數彈片交織成的煉獄。

陳懷生在9月9日啟程之前與家人一起合影,而這,也是他人生中,最後的一張照片。在被擊中後,U—2飛機殘骸墜落在南昌市東南15公里的羅家集,陳懷生負重傷,在被送入醫院後不久就撒手人寰。為此,蔣介石特意召見了黑貓中隊的其他成員,表示“沉痛的慰勉”。

而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地空導彈部隊二營的陣地上,戰士們是一片歡騰。他們先後接到了劉亞樓司令員和周恩來總理的賀電。1962年9月21日,二營營長岳振華,更是受到了毛澤東主席的接見。毛主席對岳振華說:“振華同志,以後你每打下一架U—2飛機,我就在你肩章上加一個豆。”

南昌“導彈遊擊戰”的爆炸聲,震撼了世界。如果說對於人民解放軍之前擊落RB—57D,外國人還有懷疑的話,那麼這一次擊落U—2飛機,世界就不得不對當年“小米加步槍”的“土八路”刮目相看了。

無數西方記者開始追問,大陸軍方是怎麼把最先進的偵察機打下來的,當時任我國外交部長的陳毅元帥風趣地回答:我們是用竹竿把它捅下來的。

玩笑歸玩笑,陳老總在應對西方記者的同時,已經在著手準備另一條戰線上的博弈了。圍繞著第一架被擊落的U—2飛機,我國外交部也展開了與美國針鋒相對的鬥爭。相關的檔案,目前已經解密。

1962年9月13日,U—2飛機被擊落後的第三天,陳毅部長就通過外交部,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波蘭大使,中美大使級會談首席代表王炳南發去電文。電文是這樣寫的:

王大使,9日我擊落美制蔣幫U—2飛機一架。為譴責美帝侵略行為,我將於日內發表政府聲明,並決定舉行一次中美大使級會談緊急會議。你可在15日向對方建議17日開會,如對方不同意,推遲一兩天也可以。先發來有關材料,望就有關問題作好準備。發言稿審定後即發來。

9月13日當天,外交部擬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抗議美國U—2飛機侵犯中國的聲明,在文件的初稿上,陳毅部長作出了如下批示:送總理審批。昨夜所談把前幾次打下的一併寫上,未通知他們寫,是否再搞一下?請批。

9月14日,外交部收到了總理辦公室的回復。對於聲明的初稿,總理提出了六大項修改意見,力求言簡意賅,出擊有力,並同意陳毅部長的批示意見。當天,依據首長們的指示,聲明的第二稿出爐:

1962年9月9日,美制蔣匪幫U—2型飛機竄擾至我國華東地區上空進行間諜活動,當場被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部隊擊落。這是美帝國主義倡狂侵略中國的罪惡行為。這是美帝國主義對遠東和世界和平的嚴重挑釁。

請注意文件的第3頁,陳毅部長的批示就落實在這裡。

聲明中,詳細列舉了之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擊落RB—57D、RF—101和P2V間諜飛機的事實,並指出:這次擊落U—2型飛機,是第四次了。一次又一次的事實證明,只要美帝國主義堅持它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只要美國還佔領著中國領土台灣,中國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遠東和世界的緊張局勢就不能消除。面對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嚴正抗議,美國政府有些慌神兒。它是如何回應的呢?從王炳南大使發回外交部,有關中美大使級會談的紀要中可以了解到:

美方表示:1.U—2飛機是中華民國直接向廠家買的,中華民國如何使用是它的事情,與美國無關。2.這是一架中國飛機在中國領土上飛行。3.這不是作戰飛機,不構成對大陸的進攻。

國民黨空軍的黑貓中隊偵查大陸,真的像美國說的那樣,和山姆大叔沒有關係?這簡直是笑話。U—2飛機是美國空軍裝備的制式武器,國民黨空軍向生產商購買,怎麼可能不經過美國的同意呢!

有一張披露的照片,是拍攝地點在桃園機場的特訓室。他們身邊的這兩位是美軍的高級將領。他們在幹什麼呢?聽取U—2飛行員的報告。而更值得注意的是,當年“黑貓中隊”的每一次起飛計劃和偵察目標,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制定的。

有一份解密的文件:這是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在1963年4月向國防部遞交的備忘錄,其中有很明確的表述:對於中國大陸的國防力量,要動用偵察機進行嚴密監視。

照片上邊提到的一位是當時中情局的局長阿倫?杜勒斯,另一位則是當時中情局台北站長:雷?克萊恩。他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有段時期,我們有關大陸精良武器的情報,大都是來自台灣飛行員所攝取的照片。這些照片當時對我們而言,價值億萬美元。

U—2在大陸拍到的照片越多,這個克萊恩的功勞自然也就越大,從台灣回到美國之後,他是官運亨通啊,一直做到了中情局的副局長。美國想要偵察大陸,再也沒有比台灣更好的“合作”對象了。儘管陳懷生被打下來,但“黑貓中隊”的偵察活動卻沒有絲毫收斂。而且,美國人專門對飛機的雷達進行了改進。U—2搖身一變,從“高空偵察機”升格為了“高空電子預警偵察機”。

這是怎樣的一種變化呢?1963年3月28日和9月2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地空導彈部隊兩次打擊落空。原來,U—2安裝了更為先進的雷達探測器,地面制導雷達一開,它在50到65公里之外就能發現,瞬間實施規避。這就好比是家裏進了小偷,賊是從前門兒進來的,但主人剛一發現,這小偷就從窗戶逃跑了。

這一瞬間到底是多長時間呢?18秒!而薩姆—2型防空系統,從制導雷達發現目標到導彈發射,在蘇聯給出的操作手冊上,時間是8分鐘。如此大的時間差,讓黑貓中隊的膽子一下就大了起來。

黑貓重裝上陣,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怎麼應對呢?地空導彈部隊官兵經過反覆的研究演練,得出了一個結論:可以用“土辦法”打它!於是,防空史上又一個經典的戰法出現了:近戰快打!

1963年11月1日,一架U—2飛機由溫州侵入大陸,直奔西北方向而來,在甘肅鼎新上空?嚓?嚓拍了個溜夠,11點15分開始返航,一路上竟然平安無事。

可是,這架飛機上的黑貓中隊隊員葉常棣沒有想到,當他飛到武漢的時候,解放軍地空導彈二營,就用高射炮部隊配備的松—9雷達跟上了他。

二營的埋伏設在江西上饒,此時,U—2距離陣地還有100公里。等到U—2飛臨陣地只有35公里之遙的時候,二營營長岳振華才下令打開制導天線,咬住目標之後馬上3彈齊發。8秒鐘之後,剛剛準備降低高度逃竄的葉常棣“突然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就被甩出飛機,失去了知覺”。35公里,用時8秒擊落敵機,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又創造了一個紀錄。

這架U—2的殘骸,落在了江西廣豐縣萬羅山附近。國民黨空軍少校飛行員葉常棣被生擒,送進了北空招待所。不到一年之後,1964年7月的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參謀部派人來看他,讓他認一樣東西,是什麼東西呢?

是一個金戒指。戒指的樣式很普通,但是上面刻著三個字:葉秋英。據說,當葉常棣看到這個戒指的時候,從床上一下子就跳起來了,目瞪口呆了半刻,之後才結結巴巴地問了一句:你們……是不是把李南屏打下來了?

李南屏是何許人也?
他是國民黨空軍的“頭號王牌”,黑貓中隊的少校分隊長。之前曾12次駕駛U—2進入大陸,12次安全返航。受到蔣介石的4次接見,還得到了一個“克難英雄”的稱號。

改進了半天雷達,還是擋不住共軍的飛彈啊!自從葉常棣的飛機被擊落,黑貓中隊的人心就開始散了,隊伍也有點兒不好帶了。但只有這個李南屏,口氣仍然囂張得很:“大陸有飛彈,也打不著我,我不怕!”

真的打不著他嗎?怎麼可能!地空導彈部隊的全體指戰員琢磨著怎麼打他,已經很久了。這位所謂的“克難英雄”不知道,就在他在台灣舞臺上翩翩起舞的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已經把他的生平履歷、脾氣稟性、飛行特點等等一切,摸了個底兒掉了。

1964年7月7日,李南屏送到府來。而且還不是一個人來的。作為國民黨空軍精英中的精英,李南屏果然狡猾:他指使另外一架U—2和一架RF—101從北邊給他作掩護,自己的U—2則沿著廣東、福建海岸,拍攝解放軍的佈防情況。

面對著敵機採取的兩高一低,南北夾進,設伏在福建漳州的地空導彈二營沉著應對。此時,他們的近快戰法已經操練得越發嫺熟,當從南面飛來的U—2距離陣地只有32公里的時候,導彈才迎空飛起。3秒鐘,敵機做出了反應,但是,根本來不及了。

這一次,U—2墜落在漳州東南7公里的紅板村,飛行員死在了座艙裏,身上沒有任何證件,只是在手上,戴有一枚刻著葉秋英三個字的金戒指。

那麼,葉秋英是誰呢?她就是李南屏的夫人。

地空導彈部隊二營四戰四捷,劉亞樓特意給中央軍委寫了報告,對4次作戰情況作了精闢地概括:1959年第1仗,是按蘇聯專家教給我們的辦法打的;1962年第2仗,一半是蘇聯的打法,一半是我們自己創造的戰法;1963年第3仗,完全是我們自己創造的戰法;1964年這一仗表明,地空導彈部隊不但能在簡單情況下作戰,而且學會了在比較複雜的情況下作戰。

毛澤東看了報告,大筆一揮:亞樓同志,此件看過,很好,向同志們致以祝賀!批完文件,毛又興奮地對周恩來說:“這個部隊在哪?我要見見他們。”

1964年7月23日早晨,地空導彈二營在人民大會堂,受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彭真、李先念等中央領導的親切接見。這也是建國以後,毛唯一一次成建制地接見一個營的全體官兵。

毛還記得對岳振華做出的:打下一架U—2飛機,就在肩章上加一個豆的承諾。由此,岳振華也就成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歷史上,唯一一個被授予了大校軍銜的營長。在接見過程中,毛還風趣地說:“美蔣就那麼幾架U—2飛機,做個計劃,不夠我們打的嘛!”

美蔣的U—2果然不夠打的了。1965年1月10日,地空導彈部隊一營夜間作戰,在包頭附近打下了第四架U—2,生擒飛行員張立義;1967年9月8日,地空導彈部隊十四營,又在浙江嘉興上空,用我國自製的紅旗2號導彈,擊落了第五架U—2,飛行員黃榮北斃命。

黑貓中隊被徹底地打散了,在當月就接到了美方的指令:拍攝偵查任務,暫停執行。從此以後,在中國大陸的上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U—2的身影。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北京,承諾停止一切在中國大陸的偵察飛行。1974年,曾經不可一世的黑貓中隊,被永久裁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