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空軍的時候,一個戰轟機大隊,下轄三到四個中隊,(現在編制已改)
由於戰轟機部隊缺飛行員是常態,所以我們那時常常會因任務需求而輪流到其它中隊支援。

昆哥(60期)接雷公隊隊長時,我就被派到他隊上支援了一段時間,那時昆哥才一上任就說:「從他開始排警戒任務,早上八點鐘再把他從警戒室換出來回隊上辦公或者是去開會。」他這樣一講,只能說令人非常感動與尊敬。

那時一個中隊,有三位中校:隊長、副隊長、輔導長,基本上還有一位少校作戰長跟四位少校分隊長共五個少校缺。

警戒有分日間警戒跟夜間警戒,飛行員必須全副武裝在警戒室內待命,
任何時間有狀況,就必須在時限內緊急起飛。

日警起床的時間平均約在早上三點五十分左右,再由中隊的小巴士送大家到警戒室,完成警戒後,可以在椅子上坐著睡覺,早上六點半就得起來,到警戒室外做FOD,(檢視地面是否有可能被吸進發動機的小石頭之類的外物)所以有些中校長官就不願意進警戒室內擔任警戒任務,作戰官、訓練官就很識相地不會排他們去警戒。(哈哈!我大概是少數不識相的。)

那時F-5的武器酬載量很小,所以都是一次有四架警戒機,而警戒室領隊至少得是少校分隊長以上,去掉三位中校之後,就只剩下五位少校教官輪流進警戒室了。
而昆哥是一隊之長,主動說他要去擔任警戒任務,那其它教官還敢說別排他進警戒室嗎?!


還記得小中尉時,一位 C姓分隊長帶著我兩架飛機上去打BFM(基本攻防),
三個回合,我幹掉他兩次,打平手一次,落地後,分隊長要我去自律1000點,
(扣薪水1000元,當做飛安費)原因是我打空戰課目時,違反安全接戰規定,
近過一千呎安全球狀隔離。(兩架飛機最近不得近過1000呎)我心裡想,我們兩個在打空戰,我近過1000呎,那你不也是近過1000呎?你要打我,我當然要把你憋出去啊!

跟昆哥隊上到台東飛 AMCI(空戰演練儀),昆哥帶了的一架僚機跟我們打二對二不同波道180度攔截戰術對抗,我的僚機是Dragon輔導長(61期,剛從總部回部隊),兩批飛機進入接敵之後,我跟昆哥的僚機打,轉不到兩圈,把他的僚機幹掉後,我請地面管制官帶我回頭去支援Dragon打昆哥,那時昆哥跟Dragon已經打到低速剪形,(速度大概只剩160浬左右)我由外圍以400浬的速度衝進去,瞄準了其中一架之後,無線電問Dragon你是上面還是下面那一架,並呼叫Dragon搖一下翅膀讓我識別,結果被我瞄準的那一架並沒搖一下翅膀,(沒有速度了,所以無法做大動作)所以我就發射飛彈把它幹掉,結果地面管制官通知被擊落的是Dragon,(因為是同型機,所以常常會分不清誰是友機、誰是敵機)由於我有高速的能量,所以很快地又衝出戰鬥圈,我用了一下我的絕招瞬間減速然後幾乎是瞬間180度的甩尾迴轉,又回頭把昆哥給幹掉!落地後歸詢,昆哥很不服氣但笑著說我耍賤招把他幹掉。


到外語學校受訓時,由於隊上只有幾位勤務兵,所以所有的打掃工作,都是由受訓的軍官們自行負責,昆哥是我們該批受訓的學員中,期別最大的,報到第一天,昆哥住我對門的寢室,我們兩間寢室(一間三人)被分配各派出一員去打掃廁所,
結果是由昆哥中校帶著小上尉的我一起去掃廁所,問題他是”中校”耶!在飛行員中那可是很大的官耶!(大概就是民航公司的總機師)

人生有幸碰到這麼一位以身做則的長官你還能說什麼!

記得有一位長官說:
你是一位好長官,就不會是一位好部屬;
(你會幫部屬擋子彈)
你是一位好部屬,就不會是一位好長官。
(長官要你幹掉誰,你就幹誰)

所以昆哥退伍了。


之前有一位機長,因為副機長落了一個超過二個G 的重落地,經查以前的FOQA紀錄,他之前就有副機長跟他一起飛,而副機長有重落地的紀錄,所以他被記了一支申誡,但不到一個星期,某機隊一位長官跟一位副機長飛,副機長也落了一個一點九幾的重落地;不到二個月,聽說另一個機隊的一位長官也看著副機長落了一個二點多的重落地。(不是訓練飛行,一樣是已完訓的副機長。 )

男子漢教官那時很不平地說:
好吧!按比例原則,陽春機長跟副機長飛,副機長重落地要記一支申誡;
那麼IP是不該記一支小過?CP是不是該記一支大過?


我知道很多副機長不喜歡自己飛的時候,不喜歡機長也把手、腳放在操控系上,
我自己幹副機師時,也不喜歡自己飛的好好的,機長卻喜歡一直干涉我的飛法,落地時我必須跟他比看誰的腕力大,所以我當了機長之後,副機長在飛的時候,我最多動口,我的手腳都只會放在操控系附近,但不會碰到操控系。

可是各位副機長同事們,大家必須知道一件事,那是你們所飛出任何FOQA記錄,不是只是你們個人的記錄,你們的FOQA也會記在當天跟你一起飛的機長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