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33301_10157365746640643_2312964512229637493_n.jpg

地獄最熱的角落,

是留給在危急時袖手旁觀的人。

 

罷工的號角其實從去年就開始吹起了:

 

2014華航公司營收近1500億元,2015113日年終獎金協商時,華航表示,獲利僅3000萬元,才隔2日,115日卻又表示虧損8億元,扣除職福金和三節獎金,僅發放2萬元年終獎金,華航是靠第一線人員辛勤工作,不但缺額派遣狀況嚴重,壓縮機師及空服員的休息時間,超時工作,並且大開紅眼班機,去年營收破天荒創新高,但獲利卻創新低,高層不負責,苦果都讓基層吞下。

 

於是華航空勤員工2015122日到華航台北分公司辦「憐荒尾牙」,

但憐荒尾牙主事的四位空服組員,與聲援的桃園機師工會理事長,

事後均被公司停飛,之後引爆了空勤組員發動了黃絲帶運動聲援被停飛的組員,一個月後,該五名組員才得到復飛。

(華航公司並不諱言,「停飛」的處分是針對22號當晚的行動而來,華航表示,當晚四名幹部的「激烈行為、浮動情緒及鼓噪行徑,完全不符合空勤組員所需耐心、冷靜、守紀律的專業訓練」,因此二月份停飛,並「要求回到公司上課,以加強嚴格專業訓練」。)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122/546801/

 

2015年五月機師工會罷工投票時會員670(國籍機師總數約900,入會比例約74%)投票人數598,投票率89.3%596同意有效票。據罷工投票通過後,欲舉行罷工,但公司六月與機師工會談判,公司同意了大半機師工會的要求,於是罷工取消。

(其中包含了二、三十年未調整的零費(per diem外站津貼)由一小時二元,調成三元。)

 

 

 

勞工.png

2016年五月五號凌晨,台北的空服組員們接到了公司的簡訊,更改了勞動條件,台北報到的組員"工時"瞬間少了八十分鐘。,(讓原本工時超過12小時回來須休24小時的任務,少了這八十分鐘之後,因工時低於12小時,只需休息12小時即可,但實際上所做的工作一樣沒少。)於是空服工會開始展開了為期二個星期的罷工投票,空服罷工投票時會員2638(國籍總空服人數約2900,入會比例約91%)投票人數2548,投票率96.6%2535同意有效票。入會時就必須填扣繳會費授權書,每年1/1統一扣款。宣布罷工不到一天收到1700位組員證照。

 

小花空勤人員的薪資大約有分:

基本薪(底薪)+ 飛行(機種)加給 + 超飛(加班費)+ 零費(per diem

基本薪是固定不變的(除非年度晉支)

而工時就是包含在基本薪這一塊,

所以不論你工時多長多短,

基本薪都是不會變的。

飛加也是固定不變的,(除非年度晉支)

除非有超飛。

 

所以工會的訴求主打更改工時,會造成休時會變短!

工時增加是不會多給錢

工時增加是不會多給錢

工時增加是不會多給錢

 

關於報到地點,個人覺得公司其實是站得住腳,

但笨人做傻事,半夜偷偷發簡訊,

搞得像是做賊一樣?

直接說取消接車,以後組員自行去桃園總部(簡稱BOT)報到,

公司本身有發放交通津貼,理字上絕對站得住腳,

公司所在地本來就該是正常報到的地點。

 

但是又不知道當初蓋總部時是那一群沒思考能力的人設計的,

一個幾千人上班的地方,

原始設計的車位居然只有三百多個

而總部的位置又在高速公路進機場前的空地上,
所以機車不能進入,

公車只有一路機場到桃園高鐵站的班車,

組員上班為了搶車位,

往往提前二、三個小時前去排隊等停車位,

人還沒開始上班就已經累了,

反應再反應,永遠是沒有下文,

相對於總部對面長榮航太的朋友說,

當停車位不夠時,

他們馬上增建,

而且考量到騎機車的同事無法騎進來,

所以在大竹蓋了機車停車場讓他們停,

長榮航太再派接駁車把他們接進公司上班。

 

這次空服工會的罷工,

之前有發訊息給會員,

說了幾個日期會如何如何?

以鬆懈23日晚間要開趴歡送即將缷任傲慢的董座,

然後到了23號晚間六點突然發簡訊給所有會員,

24號零時起開始停止空勤勞務,

時間點抓在小英總統出訪的前夕;

與新舊任董座交接前一天突然出手,

導致新任總統出訪之前,

直接說明要止火,

於是新上任的董座,

在談判桌上,

完全放手…接受所有空服工會提出的訴求,
 

潘朵拉的盒子一旦開啟,從此多事矣!

其實很多提出的條件,

當初只是用來大家討價還價的。

 

我的軍中朋友中有些人對罷工非常不滿,

我只能問如果民進黨政府決議溯及既往,

取消終身俸跟18%

靠終身俸的同學會上街頭抗議嗎?

情不同理同,

空服的罷工基於無法得到酬庸高層的回應,

只能冒著失業上街頭抗爭。

 

這次事件最可憐的在機場的地勤同仁,

當高層口口聲聲說已經準備好了,

結果是直接宣布停飛,

當地勤同仁在面對失去耐性的客人時,

不知有沒有高層一同站在第一線接受炮火洗禮?

 

德國牧師馬丁.尼穆勒:
納粹殺共產黨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納粹殺猶太人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納粹追殺工會成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納粹殺天主教徒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
最後當納粹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人能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By Rev. Martin Niemoller, 1945

這首詩叫做
《最先他们逮捕共産黨員》 
因為歷史的教訓,80年後終於成為一種普世價值。
不要在弱勢被欺侮時噤聲不語⋯⋯
因為有朝一日你終成弱勢。

 

 

 

13528818_1795066037394554_5004964251729921718_n.jpg

就在小花增加了外站津貼之後,

綠地球從善如流,

以簡訊通知空勤組員,

外站津貼由一小時60元變成為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