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4251654.jpg

民航機機師唸checklist(檢查表)的精神,

是基於互不信任而來的challenge and response

一位唸ckecklist ,另一位則是check ,

經過這樣的做法來確保不會有任何程序遺漏,

因為只要是人,就有可能會犯錯 !

但是飛行這件事不能犯錯,因為一次都太多 。

 

他們那天飛的課目是:

漢光前置訓練-戰備轉場並兼施二機領隊訓練,

所以當天早上06:55起飛時,是二號機(F-5E)在前面領隊,
他是坐在F-5F後座當配重累計飛時但不算架次,

前座的長官讓他練習後座編隊操作。

 

過了中央山脈之後,

長機飛到前面擔任領隊,

由GCA引導二機編隊做一次精確性進場,

然後重飛個別加入目視航線。

 

三邊下滑轉四邊時,

坐在後座的他發現空速比平常小,

正常在四邊下滑時空速應該是185浬左右,

可是他看見空速已經小到165浬了,

因為他知道的前座長官的習慣是固定將油門擺在85%,

那時飛機因為老舊的關係,

所以他們大半都會再多加個2%,

將油門擺在87%左右或更大的油門配置,

因為他是資淺人員另一方面他知道長官的飛行習慣,

所以他並未出聲提醒,

可是當飛機五邊改平約500呎時,

他發現不對勁了,

正常下降率應該是每分鐘1800呎左右,

可是當時的下降率已經是每分鐘 2500 呎,

飛機下沉的非常快速,

他左手下意識地立刻摸向油門想將其推到後燃器位置,

此時聽到前座長官喊 “ 重飛 “,
(事後調查油門並未加上去、分別是80%跟88%,

因為是撞擊後的數值,可能不準確)

他下一個反應是立馬雙手去拉彈射手柄,

第一段已經被他拉起來了,

然後他看見右手邊有一間二層樓的廟宇跟他們飛機的位置一樣高,

心裡馬上想到高度不夠,

彈射出去傘不會開,

隨即他將二隻手交叉高舉護住他的頭部。

 

所有的動作、反應都是以毫秒來計算,

07:21飛機重重撞擊到橋面後彈起;

第二次撞擊橋面時飛機已經右偏並造成右引擎飛脫;

飛機繼續右偏向下第三次撞擊到農地,

此次撞擊造成機首、前座座艙與後座座艙、機身分離;
(機首與前座座艙留在第三撞擊點)
接下來剩餘的飛機機身經歷了第四、第五次撞擊後停了下來,

飛機停下來後的姿態是機腹朝上,

飛機殘餘的機身以135度的姿態向下,
還在後座座艙內的他感到全身前所未有地劇烈痠痛,
但很訝異他後座的所有儀表都是好好地沒有破損,
他自己本身的裝備感覺也都是好的,

頭盔、護目鏡也都沒有破損……

用力吸了一口氣,

結果吸到了一堆泥土,

(氧氣軟管斷了)

此時他聽到身後有很大聲的大火燒起來的聲音,

(後座座艙的後面是機身油箱)

背後有一股熱氣一直撲來,

他試了一下自己的四肢,

發現右腳沒有感覺了,

(右小腿腓骨骨折)

因為火燒的聲音很大很近,

他看見右下方有一個一人大小的洞,

他將傘脫掉後奮力由那個小洞爬了出來,

爬離機身十幾公尺後,

他覺得很痛很累就停了下來,

一抬頭看見田間的小小産業道路上,

有一位約六十幾歲的阿伯牽著一台腳踏車正瞪著眼在看他 ,

他跟阿伯揮了一下手,

然後下一秒,

阿伯把腳踏車一丟朝外面大馬路跑去,

雙手高舉邊跑邊用台語大喊:救人喔~~~救人喔~~~!

那個畫面不知為何讓他當下很想笑!

他第一時間還想找” 長官 “ 在那裡?

然後又想自己怎麼那麼背?

那麼年輕就碰上摔飛機!!!

又想到中隊七萬多小時的飛安紀錄毀在他們手上了。

 

接著他看到有二台廂型車停了下來,

(其實是有三台可口可樂公司的車)
車上衝下來四個人來救他,

他被放上其中一輛車的第二排,

該車的駕駛在送他去醫院的途中,

持續一直按著喇叭要其它車輛讓他們先走,

坐在右邊助手席的那位則是整個人上半身在車外,

對著外面大喊讓路,

第三位先生則是面對他問他情況,

他口裡都是沙土,

問有沒有水可以讓他潄口?

他還記得很清楚,

對方給了他一罐茶裡王。

(不是可口可樂喔!)

 

對方問他想去那家醫院,

基督教醫院還是榮民醫院?

他說最近的那一家,

對方說是基督教醫院,

他回說那就去最近那家。

(長官的遺體則被送至榮民醫院)

 

到了醫院經過檢視之後,

才發現他的額頭、雙手都有二度的灼傷,
右手還有撕裂傷,

但是他覺得很奇怪,

他的頭盔都是好好的,

怎麼額頭會被灼傷???

臉上被氧氣面罩住的部份,

也是紅通通地有灼傷,

最奇怪的是他的抗G褲跟飛行靴都沒有損壞,

可是右小腿內側跟右腳腳底板都有傷口???

從07:21摔機到他入院七點三十幾分,

(才花十幾分鐘)

他全程都是神智清醒,

而且幫他的二位護士不會解開求生背心跟抗G褲,

要把它們剪開,

他說那個很難剪,

他自己來脫,

過程中他還跟二位護士開玩笑,

二位護士說他完全不像剛剛飛機失事的人,

他想可能是藉此來分散他的心情吧?!

 

事後總司令等長官慰問他時,

都有詢問還敢不敢飛?

他說就當是騎自行車時跌斷腳骨而已,

當然想繼續飛,

總部政戰主任還問要不要轉空運機,

他說他是戰鬥機飛行員,

有機會他還想轉訓F-16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Summer與傑哥的故事
  • 唉!

    CougarHsiung 於 2018/06/10 21:50 回覆

  • NoName
  • 如果後座一開始提醒就沒事了
    軍中階級概念在駕駛艙會害死人的
  • 這是一個盲點,
    面對長官直言糾正,
    心裡一定會有掙扎 。

    CougarHsiung 於 2018/06/14 14:35 回覆

  • 訪客
  • Checklist目的為減少人為錯誤,但仍須機師執行!
    1988年8月31日達美航空1411航班波音727機在德州達拉斯機場起飛出事,飛安調查結果是襟翼沒有放在起飛位置,機頭拉起、但浮力不夠飛機無法離地、衝出跑道!
    起飛前兩名機師按照Checklist檢查襟翼位置,錄音帶聽到機師讀20/20、另一機師回覆20/20,但沒有扳動襟翼的聲音,襟翼仍在00/00位置,錄音帶還聽到機師邊做Checklist邊與客艙女服務員搭訕說笑!
  • 有口無心,再多的檢查表都是枉然。

    CougarHsiung 於 2018/06/14 14:36 回覆

  • 阿儒
  • 1977年的特內里費空難(Tenerife Disaster)為泛美及荷航兩架波音747客機在加那利群島的洛司羅迪歐機場跑道上高速相撞爆炸,導致兩機上多達583名的乘客和機組人員死亡的慘劇。
    荷航機長是擁有超過12,000小時的飛行經驗並且長年擔任新進飛行員的訓練官,誤以為已獲得授權起飛而加速前進,飛航工程師曾質疑過機長是否已獲得塔台授權起飛,但機長堅持起飛,最後撞上尚未完全脫離跑道的泛美航空客機。
  • 只要是人就會犯錯 !

    CougarHsiung 於 2018/07/04 15: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