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平時期 警戒室就是空軍作戰的第一線
接獲戰情命令 五分鐘內戰機必須離地升空
給我八分鐘 我就可以飛越台灣海峽
在大陸的上空 展現我的英姿與虎威
但過於緊蹦的日子 笑話就會出現

作戰講求相互掩護 所以每次緊急起飛不是二架就是四架
因此警戒人員對於 二或四的數字特別敏感
一日時近中午 
我的同學馬臉(外號)担任AOD(警戒室值日官)
接到行政電話(不是戰情電話) 順口回了:對,四個。
只見所有人都跳起來往機庫衝
長機(領隊)衝出去又跑回來問
馬臉 四個什麼?
這位領隊教官是出了名的兇
只見馬臉吞吞吐吐地說 報告副座 四個便當 訂了大家中午吃

曾經有教官 沒將隔音玻璃門打開就穿越而出 臉上縫了八針(玻璃很厚 他的頭可真硬)
曾經有教官 腎上腺素作用 從左邊上飛機 一步跨太大 從右邊掉落地面
      住院休養一個月(算是作戰負傷吧 不知有沒拿到獎章) 
曾經有教官 出恭到一半 警鈴嚮了 硬生生地結束 衣冠不整的往外衝
寫到出恭就想到 一次在馬公上方三萬多英呎的高空担任掩護的任務
長機忽然請求緊急迫降馬公機埸
戰管人員很緊張的詢問是否機件故障 需不需要任何協助
長機回答不需要 落地後再說
我們急速俯衝 十分鐘之內落地 救護車、消防車跟在後面跑
一關車 只見長機教官 一下飛機 沒命地往廁所衝
唉!這種迫降的理由 無線電這麼多人在聽 空中怎麼說的出口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