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00.jpg

 

徐國賢口述 蔣彤雲整理記錄

民國61年高中畢業,參加大學聯考卻名落孫山,正徬徨著不知何去何從,這時收到空軍官校飛行專修班錄取通知單,當時還搞不清楚飛專班要是做啥,只是想著娘常說的家裡苦,就算考上大學,爹娘也實在沒錢供我讀書,三哥國土告訴我,讀軍校吃住免錢,每個月還能拿錢回家,看看當時家庭狀況,若要繼續讀書,似乎唯有選擇軍校一途,於是毫不考慮的便決定前往新訓中心報到,那一年,三哥是空軍官校二升三年級生。

九月初,拎著簡單的手提袋,坐上普通車,口袋裡揣著娘給的100元,前往斗南虎尾空軍訓練中心報到,娘說家裡雖然窮,但是也知道當兵苦,這100元擱在口袋裡,要我萬一真熬不下去了,100元正好夠買張回家的車票,望著窗外,想起進了軍校的種種磨練,心中充滿忐忑。

新訓中心三個月的魔鬼入伍訓結束後,12月中,57個大頭兵坐上空軍大卡車,浩浩蕩蕩駛往岡山空軍官校,完成報到手續,正式成了飛專第六期的學生。

往後是三個月的地面學科,62年的三月,進入基本組,第一階段是PL-1(介壽號)感覺飛行,結束後有八位同學直接被淘汰,剩下的接受T-28初級教練機訓練,這期間又陸續淘汰了幾個人。

半年之後,基本組結訓,同學們面臨未來選擇戰鬥組或是空運組的抉擇,名單公布以後,大家都很為自己飛行技術被教官肯定,所以被分到戰鬥組而沾沾自喜,後來才知道我們這些來自岡山以外的同學都在狀況外,原來空運組6個同學個個都有來頭,不是老爸是官校的飛行教官,就是老爸也在空軍服役,要不就是長輩和空軍淵源深厚,後來才聽說空運組飛的是慢速機,風險較小,6個同學的爸早早就彼此關照把他們留在空運組,我們這些教官口中的毛料子統統分到戰鬥組飛T-33去了。

之後又是一階段一階段的淘汰,民國63年三月高級組結業,入校時57個同學這時候只剩26人,其中戰鬥組20人、空運組6人,當總司令司徒福為我們26個同學配掛飛鷹,授予少尉官階,那一刻我還不滿20歲。

結業那天,口袋裡多了飛行加給,同學們依學長們流傳下來的慣例,特地到左營海軍基地附近皮鞋店訂製一雙馬靴,當時飛官的基本配備是身穿飛行夾克配上一雙馬靴,再戴上AO,這一身行頭走在路上,說有多拉風就有多拉風。

高級組結訓後,26位同學隨即分送各基地,官校一架C-47載著我們10人去台東部訓隊,我們將在這裡飛F-86,嘉義基地救護隊派出一架HU-16水鴨子載著6個同學前往嘉義聯隊報到,台南距離岡山近,分至台南基地的兩人自行前往,他們將在台南基地飛O-1觀測機,在官校和我們分道揚鑣的還有空運組的6位同學,他們將前往C-119機隊報到,另外高級組兩人飛S-2T反潛機,這8人坐上6聯隊派來的軍卡,一路顛簸前往基地報到。

我們10位同學是63年的三月抵達台東部訓隊,飛的機種是F-86,7個月後結訓,當初報到的10人,離開部訓隊時剩下9人,同學崔海光在那年的5月間,一次兩機編隊訓練時失去聯絡,駐防台東的直升機前往海光失聯的海面上,來回搜尋3天,只撈上來他的飛行頭盔,後來聽前往搜救的教官說,他們在摔機地點,只看到降落傘,不見海光蹤跡,降落傘附近有鯊魚出沒,經過多天搜尋,無功而返,照慣例,先報失蹤,半年後以衣冠塚長埋碧潭空軍公墓,出師未捷身先卒,海光是飛專六第一個殉職的同學,同學們心情都很沉重,那一年,他才剛滿20歲。

當年10月23日,我們9人自部訓隊結訓,正式加入戰鬥部隊執行換裝,其中5人分發桃園,他們將在桃園基地飛F-5,胖子盧繼莊、大個兒雷健駿、吳慶璋、和我四人分發新竹,新竹基地飛的機種是F-100,當初進官校時候的57人,經過層層篩選和淘汰,最後正式加入戰鬥機行列的只剩下9人。

猶記得四人到新竹報到當天,飛機停在大隊部門前大坪,下機時,前黑貓中隊隊員蔡盛雄來接我們,蔡教官是U-2最後一隻小黑貓,當時U-2剛解散不久,黑貓隊員面臨輔導民航或回軍兩種選擇,當年蔡教官選擇留軍報國,軍方為犒賞黑貓中隊成員出生入死,所有回部隊的黑貓飛官軍階都往上升一級,蔡教官原本是少校,回部隊以後肩膀上多了一顆梅花,晉升為中校。

蔡教官有備而來,剛寒暄完就送了我們每人一張他與U-2的合照,前些日子整理舊相本時,還找到這張照片,當時的蔡教官真是年輕啊,站在U-2前英姿煥發,看的出來,蔡教官很以曾經是U2飛行員深深以為傲的。

後來慶璋和大個兒雷健駿分發到48隊,我和胖子盧繼莊分發41隊,為啥雷健駿外號叫大個兒?因為他身高1米60左右,這是同學們對他的尊稱。

之後的3年裡,胖子盧繼莊結婚了,他是新竹同學裡第一個結婚的,有一天他喜孜孜地告訴我們,他要當爸了,我們都很替他高興,那一年是民國66年。

66年11月間,胖子一次前往水溪靶場進行對地炸射與空中對抗訓練
,返航落地時,因為油料不足,在4邊轉5邊下滑轉彎進場前油箱已用盡,立即跳傘,惟因當時高度過低,傘未完全張開人重摔落在沙灘上,飛機則四平八穩的趴在香山海邊,當時駐防新竹基地UH-1H直升機據報趕往救援,直升機副駕駛孟昭友是咱們飛專六的同學,飛機停妥,救護人員跳下機,將胖子抬上飛機,孟昭友瞥了一眼飛行員的名牌,驚見是同學盧繼莊,問了救護人員獲悉盧繼莊尚有意識,但是氣息微弱,他擔心同學就這麼睡著了,回頭叫喚:同學,別睡覺,撐著!!

直升機返回基地作戰科前大坪,一輛救護車已在大坪待命,胖子被抬上救護車,孟昭友完成了這次的救護任務,那次是孟昭友第一次出勤救護,未料第一個被救起的是自己同學,同學救同學,尤其難過又心急.......

救護車直奔新竹空軍醫院,輔導長陳盛文同時趕到急診室,胖子當時還跟輔導長說胸痛,不久便因傷重不治,胖子殉職時,妻子麥子正懷著7個月的身孕。

2個月後,民國67年1月孩子出生,飛專六同學集資買了條金鍊子送給胖子的遺腹子,祝福孩子平安長大,我和胖子從新竹報到的第一天起便在同一個中隊,住同一間寢室,直到他出事,從入官校起到他殉職,5年多的同學情誼,早已建立深厚的革命情感,當年年輕貪玩,休假時他常邀我到台北家裡混吃混喝,連打麻將都是在他家學會的,胖子出事,我尤其難過、感傷。

胖子繼莊41年次屬龍,比咱們飛專六的同學要大上1、2歲,個性成熟穩重,出事時,竇柏林是那批對地炸射與空中對抗訓練的領隊,二號機是吳忠章,三號機曾新國,胖子飛的是四號機,他的姐夫韓念成當時是官校高級組T-33的教官,竇柏林是韓教官的第一個學生,出事以後,韓念成特地仔細問了竇柏林事發經過。

當年在官校PL-1感覺飛行,胖子原本第一批就要被淘汰,後來是韓念成教官出面力保,才得以留下來,命運捉弄人,如果當初他離開了官校,就不會發生後來的飛安事件,據說,韓教官很為當年力保他留下來而自責不已。

韓教官退休後赴美定居,他與竇柏林師徒2人ㄧ直保持聯絡,胖子走後,麥子怕觸景傷情,刻意與同學們斷絕來往,時間久了,麥子像斷了線的風箏,再也沒有人知道她的現況,彼此也失去了聯絡,直到三年前,我透過竇教官找到在美國的韓念成,輾轉取得麥子的電話,彼此才又聯繫上,三年前再看到麥子,胖子的兒子已經36歲,外型像極了胖子,幾乎是胖子的翻版。

早年飛機多半老舊,F-100是我們空軍接收美國淘汰的老古董,湊合著用,胖子殉職時,年僅25歲,和碧潭空軍公墓裡躺著的許多飛官一樣,他們多半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軍官,有的尚未結婚,有的新婚不久,其中不乏像胖子一樣,還來不及看到妻子肚子裡的孩子出生,便殉職了,獨留年輕的妻子,辛酸的獨自撫養孩子長大。

民國80年,我在作戰組組長任內退伍,轉往遠東航空發展,當年四個在新竹下機的同學,盧繼莊殉職,大個兒雷健駿一次車禍中往生,這時同學僅剩吳慶璋一人留在聯隊裡,退伍當天,離開基地前,回頭再看基地一眼,這個我將人生最精華的黃金歲月,無私無我付出的工作單位,裡面有我熟悉的老戰友,熟悉的機庫,熟悉的一草一木。

回家的路上,哼著唱了20年的空軍軍歌: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遨遊崑崙上空,俯瞰太平洋濱,看五嶽三江雄關要塞,美麗的錦繡河山,輝映著無敵機群........再也按耐不住,溼了眼眶。

後記:盧繼莊殉職當天是警戒室的值日官,同學吳慶璋上午至警戒室換15分鐘警戒,曾與胖子打了照面,慶璋知道他接著還要飛行,還曾經叮嚀他要謹慎,胖子抬頭看了吳慶璋一眼,說:謝謝啦,同學。這是胖子出事當天,倆人最後一次照面和對話,不久之後,便傳來胖子噩耗,真是白雲蒼狗,世事難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油料不足,為什麼不早點向長機報告提前返場或優先降落?4邊轉5邊沒油了,真難以想像!
    如果不跳傘,隨飛機落在海灘還不至於出事!
  • 每批飛行都有規定 " 最低返航油量 " ,
    但有時就是會發生未注意到已是 低油量 !

    其實千金難買早知道,
    誰知道不跳傘會比跳傘好?
    誰能保証飛機不會爆炸?
    屏北一架 F - 104 衝出跑道,
    後座跳傘,
    結果殉職,
    前座未跳傘重傷 ,
    一切都是未知 !

    CougarHsiung 於 2017/08/26 15:41 回覆

  • SP
  • 軍人要無條件服從上級
    上級卻把自己的權威拿來利益交換
    飛得好的不能自選組別
    有背景的吃香喝辣
    口口聲聲 掛在嘴邊的尊嚴 武德什麼的
    看在老百姓眼裡
    很多軍人真的只有爭利的時候才會拿出來講
    日子一久,軍人的名譽就越來越不堪了
    也苦了腳踏實地認真的軍人們
  • 一將功成萬骨枯,
    成功都是踩著眾人的上去的,
    自古皆然。

    CougarHsiung 於 2017/08/28 23:41 回覆

  • melon
  • 看到這一則口述記錄與照片真令人感傷也勾起了我四十年前目擊墜機第一現場的回憶!當時我是國中二年級的孩子,正在靠近海邊叔叔的農田幫忙稻作收割。剛好休息吃點心之際,四架F-100梯隊返航呼嘯進場準備落地,我很興奮地觀賞著飛機依序解散,第一架順利降落,第二架第五邊進場突然間下沉!看到飛行員彈射出來傘沒全開,當下我意識到墜機了馬上往人員方向狂奔而去,天上的兩架飛機進行盤旋觀測後才陸續降落。海水正值漲潮時刻,距約56百公尺已有在海灘上的蚵農已先去搶救飛行員了,也看到救護直升機飛臨現場,當我靠近約100公尺左右即迅速救援後離開,於是我轉跑向墜落飛機地點,離約150公尺處怕飛機爆炸停下來,看到飛機在海灘上重墜滑行痕跡有一段不短的距離,機身尚有燃燒的殘火,機體還很完整。不久,新竹基地大批的人員隨即趕到現場拉起封鎖線,也看到許多還穿著抗G衣的飛官也在沙灘上一路奔跑前來,由於漲潮海水漸漸淹上來了,就撤到岸邊,整個香山大庄出海口佈滿了海防班哨的軍人警戒著,氣氛緊張不安。時至今日,這一幕在我的記憶裡依舊鮮明,長大後讀大學時,我也曾經去新店空軍墓園向盧繼莊先生悼念致敬。
  • 歲月靜好,
    都是靠著一群拿生命去捍衛國家的軍人們。

    CougarHsiung 於 2017/10/04 21:34 回覆

  • 訪客
  • 923讓我們台灣地區2300萬中國人一去進花蓮基地
    慶祝814大捷
    向保護台灣地區ㄉROCAF中國空軍致敬
  • 向中華民國空軍致敬 !

    CougarHsiung 於 2017/10/04 21:39 回覆

  • 之拿髒手遠離台灣
  • To : 4樓的中國人
    中國人不能進台灣的軍事區域喔
  • 夜風
  • 學長您好
    如果有機會,相信很多人會優先選戰鬥組。
    只是聽過許多飛行員在官校學飛過程後,就知道戰鬥組淘汱的機會很大,即使飛官畢業後進入志航基地,感覺他們還是很不快樂。
  • 但戰鬥組真的比較有挑戰性,也空運組好玩多了。

    CougarHsiung 於 2017/11/10 12:33 回覆

  • 訪客
  • 希望為國犧牲的英靈能好好安息
  • R.I.P

    CougarHsiung 於 2018/03/04 23: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