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8月8日星期六上午8點20分, 空軍第5聯隊督察室考核官黃植誠少校(空軍官校專五期,1952年出生在台灣。)駕駛1架美制F-5F(序號5361),戰鬥機借考核新飛行員的機會,駕機叛逃。當他飛到福建龍田上空時,後座的飛行官許中尉(空官六十期)堅決要求回臺灣,黃植誠便掉頭飛到東引島以西讓許跳傘,隨後再次飛往大陸,于8月8日上午9點28分在福建福州機場安全降落。

我一直很喜歡聽一些空軍老教官他們說的故事,所以當許教官佈達成為我的隊長之後,他就成了我的目標。我非常非常想知道當天在飛機上到底在發生了些什麼事情?!為什麼黃植誠肯重飛到馬袓東引上空讓許教官跳傘???

也許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我很想知道 ”叛逃” 事件始末的內幕,但對許教官來說,確是他生命中不可抹滅的一段悲慘紀事!可是每一次中隊聚餐時,我還是會忍不住地只要一看他喝的差不多的時候,就會請他說一下當年的往事,但他總是給我 “不” 的答案!偏偏我又是史上最牛的愛聽故事釘子戶,終於啊!皇天不負苦心人,那一晚在空勤寢室的小吧間吃火鍋,我又開始故態復萌地ㄠ他,ㄠ久了,他大概也覺得這個隊員怎麼這麼牛呢?!(許隊長的修養真是好,我這麼多次不死心地追問他的傷心事,他都沒有翻臉K我,其實他只要兇我一次,我應該就不敢再問了!)

他說:「情報官都問了我這麼多次,我就跟大家說說當時的情況………。」

他們那天飛行的課目是儀器考核,起飛離場後,許跟前座的黃說他要把儀器罩蓋起來,黃沒有回應,許就自行把儀器罩蓋起來(註一),蓋好之後,到達指定的空域,許就開始飛當天要考核的課目,垂直SA、垂直SD,翼反轉,小轉彎………黃在過程中都沒有多說話,但沒有多久黃突然接手飛飛機,他將飛機急速地往下推,推到海平面貼著海平面保持超低空飛行,許心中很納悶,可是他只是一個剛到隊的小中尉,所以也不敢多問!過了很久一段時間,黃都沒有說話,許就問黃可不可以打開儀器罩,黃沒說話,許就將儀器打開,一看外面,下面是綠油油的一片樹林,許心中第一個反應是黃考核官超低空帶他到墾丁來玩,許就大著膽子問黃他們是不是在墾丁?!

……黃用帶著哭腔的聲音說:「…他回不去了……他對不起他的家人,長官……。」(註二)他決定要飛去大陸,許心中一陣慌,心裡想著我的家人、女友都在台灣,我幹嗎跟你去大陸?!

於是許開始勸黃,不管發生什麼事,回去再說………,在勸說過程中,飛機已經飛到了龍田機場的五邊,在快落地時,許說:「教官!那我們加油門重飛嘍!。」黃沒有說話,於是許就加了油門重飛(註三),

飛離了中國大陸不久來到東引上空,許一看油表只剩幾百磅,已經是不可能飛回桃園基地了,就跟黃說:「教官!那我們跳傘了!」黃說好!於是許就拉了彈射手柄彈射出來(註四),但黃卻沒有跟著彈射出來,反而是將飛機又調頭飛向中國大陸。

跳出來之後,許看到大陸那邊、跟我們東引這邊都有快艇向他的方向急駛而來。因為跳傘的位置在東引附近,所以我們這邊的蛙人先趕到,但蛙人可能還搞不清楚坐在求生艇內的飛行員是我方還是中共那邊的人,一看到許之後,就用卡賓槍指著許,一直的大聲要他:「舉手、舉手、把手舉高。」

……上了岸之後,許記得很清楚,蛙人隊的連長遞給他一罐熱的啤酒……回台之後,迎接許教官的是一連串被質問的日子……。

在這叛逃事件發生之後,有一大票人被處分,又有一大票人因為跟黃過從甚密或是有相同賭摶的問題而被停飛,但有兩個人卻受到獎勵。他們是五大隊的大隊主任跟大隊訓練官汪教官。

在叛逃的前一天,桃園舉行慶祝八一四的舞會,白天,黃打電話到作戰科跟汪說,明天(8/8)排他一批單座(F-5E)考核任務。到了晚上舞會黃喝了很多酒,碰到汪,又跟汪說了一堆:「……阿斌,以後可能看不到你了……。」的醉話,汪聽了很奇怪,因為黃已是列管的人物,所以他就跑去跟當天的高勤大隊主任報告,他們兩個研究了一下,決定將黃第二天的單座機考核,改成雙座機考核。只是沒想到改飛成雙座機之後,依然阻止不了黃要飛過去的決心。而許也因緣際會成了這次叛逃事件中一位無辜的小飛官。


註:
一.飛儀器課目,學員坐在後座,起飛落地由前座教官執行,學員將儀器罩蓋起來後,將無法看到外界,只能看著駕駛艙內的儀表飛指定的課目。

二.黄植誠出身 “空軍世家”,他的父親生前也是空軍,母親被空軍選為“模範母親”,二哥時任空軍少校,姐夫是中校。
黃植誠因賭博欠下大筆賭債無法償還,只好飛去大陸。據其它老教官的說法,黃剛到桃園時,非常乖,吃喝嫖賭都不會,但有一次夜航起飛之後,他的飛機全電器失效,他一慌低頭做處置程序,就跟長機失散了,座艙內一片漆黑,而更背的是他所攜帶的手電筒居然沒有電或是也壞了?他就這樣一路摸著黑在看不清楚儀表的情況下,很幸運地把飛機飛回桃園落地,落地後大哭一場,認為自己今天如果不幸摔死了,什麼都還沒有享受到!自此人生觀大變,吃喝嫖賭樣樣都來!
 

三.飛機在重飛的過程中應有遭到地面攻擊,所以後來中共的宣傳照可以看到機身上有兩個彈孔。

四.F-5F的彈射定序由後座來控制單彈或雙彈,但那天設定是單彈,而不是雙彈,所以許回來之後被質疑為何不將手柄放置在雙彈位置?!那麼不管是後座或是前座的飛行員,只要任何一人拉下彈射手柄,兩個人都會彈射出來,黃也就沒有機會叛逃了。


---------------------------------------------------------------------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到"火線勇氣"這一部電影。
不論是真正的英雄或是狗熊,要表彰他們,
說出當時的真實狀況,赤裸裸,不加修飾,
才能真正彰顯一個人的勇氣。
Chiardy 於 June 20, 2008 11:44 PM 回應


人有都會有保護自己的本能,
當你說實話,可能會讓自已受到極大的處分,
你還有說實話的勇氣嗎?
世上沒有聖人,
所以說謊是一種利己的天性。
版主 於 June 22, 2008 09:31 PM 回覆


2樓 許教官退伍了嗎?
如果退了!
他真該到大陸去看看這位改變它ㄧ生命運的教官

以往兩岸緊張對峙 雙方多以重金利誘對方黨軍政人員
也因此造就雙方無數叛逃(投誠)案例
但這種叛逃案例在今日來看 真是可笑!
也已不可能再發生了!

眼看兩岸交流越來越密切
國民黨大官們紛紛赴陸訪問拜會對岸政要
民進黨前高官也不遑多讓搶著辦台胞證赴陸撈錢

我在想
歷史真是吊詭的
黃植誠與許教官如果再相遇時會是什麼場景呢?
ㄧ笑泯恩仇?還是揭穿國共雙方當年的宣傳樣板假戲 重新解開歷史真相?

以前曾看過許多案例
當年國民黨派赴大陸情蒐的情報人員 僥倖逃過共匪的搜捕
完成任務回台後卻又持續被自己人(老大哥)當匪諜ㄧ樣的監控
這真是諷刺(問問林正杰的老爸或剛被自己人謀財殺掉的補教界大師就知)
難怪前ㄧ陣子那ㄧ批因阿扁大嘴巴公佈飛彈數目而被捕的台諜獲釋返台後
要到國防部抗議

敵人是很容易製造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朋友卻是很難擁有的 那需要雙方的誠心與信任
就讓『叛逃』這個名詞永遠留在上個世紀吧!
阿泰 於 June 21, 2008 10:43 AM 回應


他沒有升到將軍,所以屆齡退伍了。
不過知道有些教官是有到對岸去拜訪過" 黃 "。

一位老教官說過:
我們飛著美制戰機,
中共飛著俄制戰機,
在台海上空對峙作戰,
不管誰被擊落,
死的都是中國人。
版主 於 June 22, 2008 09:59 PM 回覆


3樓
我今天晚上碰到許秋麟教官,他現在在空軍官兵活動中心擔任副理(?)
總之就是在那裡啦。版主下次到台北,可以去
仁愛路官兵活動中心找他。
他說他10月剛到任,經理是59期的莊忠毅
RF-104G先生 於 November 18, 2008 10:43 PM 回應


他也退伍好久嘍!
莊教官不是掛了星星嗎?怎麼也退伍了?
版主 於 November 19, 2008 04:05 PM 回覆 |


4樓
許秋麟教官,如果不是遇到黃植誠,
說不定他的名字就被遺忘在飛行線,
沒升到將軍,其實也沒啥遺憾,
有過一段輝煌歲月就夠了!
雨狼 於 November 19, 2008 10:41 PM 回應


沒有升到將軍其實是做為一位軍人很大遺憾!

他那段歲月很苦的說,一點都不輝煌。
版主 於 November 23, 2008 12:28 AM 回覆 |


5樓 http://udn.com/NEWS/MAINLAND/MAI2/5065098.shtml

8月8號聯合報的報導,這混蛋竟然還想回來!
喵喵 於 August 8, 2009 04:22 PM 回應


個人覺得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如果真的回來,
應該判刑。
版主 於 August 11, 2009 02:12 PM 回覆


6樓 這條新聞貼上,....很多事發生時引發的傷害, 只有當事人感
觸最深, 要船過水無痕,實在強人所難...

28年前駕機投共 黃植誠想返鄉
2009/08/08 聯合報
一九八一年的今天,空軍桃園基地少校黃植誠,駕機「叛逃」
至福建。時隔廿八年,黃植誠已是共軍少將,再過一年將退
伍;隨著兩岸和解與大環境改變,他最近表達返台的意願。

多年來,黃植誠從共軍航空學校副校長,升至北京軍區空軍少
將副參謀長,最近他與朋友談到台灣時局,表達對台灣的思
念,並說出當年他駕機到大陸的祕辛,及這些年來的情況。

共軍差點擊落他

據了解,當年黃植誠的飛機差點被共軍擊落,原本他駕駛戰機
直飛福州並開始俯降,許秋麟不願跟隨,他只好拉高機身繞回
東引上空,讓許秋麟跳傘。

就這一拉,讓共軍以為他是來偷襲的,砲火都已上膛,準備開
火,他趕緊搖擺機尾,以示「投誠」,才解除危機。

黃植誠到大陸後,被安排到某航校當副校長,因為工作量不

多,加上接受考核、觀察,整天幾乎沒事,只好帶著小兵到後
山打獵,就這樣打了五、六年,再輾轉多個單位,一九九五年
升任北空少將副參謀長。

黃植誠當年未婚,大陸安排一名廿三歲的空姐與他認識,兩人
婚姻維繫了廿多年,小孩已廿歲,後來因故離婚,現又娶了第
二任妻子。

在北京宴老長官

黃植誠成為中共全國政協委員後,與北京台商互動頻繁。當年
桃園基地聯隊的一名長官退伍後,到北京與黃植誠碰面,兩人
不勝唏噓,黃植誠表達萬分的歉意,擺了一桌向老長官謝罪。

與黃植誠同機的跳傘同僚許秋麟,後來官至佳山基地基訓部上
校指揮官,去年退伍,現回聘為台北空軍活動中心組長。面對
這件往事,他在電話中告訴記者「這不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我
已經忘掉了」,「我聽說他現已是共軍少將,但我沒有考慮要
到大陸,也沒有計畫想與他碰面」。

對於黃植誠想回台灣,許秋麟說,曾經做過的事情,不可能就
這樣結束,當初一堆人為這些事跟著受到處分,當時的背景是
不可以的(叛逃);現在環境不一樣了,過去的事情現在要處
理,得看現在的政府怎麼做,可能要研究一下。
dougchang57 於 August 9, 2009 07:48 AM 回應


當年他飛過去,
從國防部長起…一大票人受處分,
船過是水無痕,
只是當事人的心呢?
版主 於 August 11, 2009 02:14 PM 回覆


7樓 我只看到一個投機份子,
利用時局為個人創造最大利益,
這時候想回來?
早幹嘛去了?
叛逃大陸時說的話,做的事,
難道不是為他個人嗎?

別忘了!
黃植誠叛逃後10年間,
協助中共飛行員研析破解我方空軍戰術戰法,
其影響一直之大到現在仍是,
怎麼看他,都跟明朝末年判將吳三桂一樣,
為何要可憐他?
為個人私利而葬送整個國家及人民,
不值得原諒!
雨狼 於 August 9, 2009 01:44 PM 回應



如陳燊齡將軍所說:
他不是因為思想認同而飛過去,
而是因為還不起地下錢莊的欠債才跑路。

也如你所說:
他只是一個投機分子。
版主 於 August 11, 2009 02:16 PM 回覆

8樓 政治立場本來就是一種虛無飄渺的東西,現在回想好像沒有什麼
意義,一切都是命,遇到了就只有認了;人都是有願景的,沒有
達成心裏一定很不服氣,我看只有猴子那張舌燦蓮花的嘴才有辦
法搞定他。
於 November 6, 2009 08:39 AM 回應


猴子那張舌燦蓮花的嘴才有辦法搞定他?
誰是猴子???
版主 於 November 6, 2009 11:18 PM 回覆


9樓 教官好
我最近在兵器戰術圖解上面有看到許秋麟上校的回憶
除了說當年黃植誠叛逃的事情 還有一些GM當年的故事
5366的事朱嘯天中校當年應該是前途蠻看好的(從土龍隊隊
長 升任作戰科長)但是真的是造化弄人 就莫名奇妙的殉職了
你說的那位汪教官 在兵器戰術圖解文中 他也是聯隊的考核
官?
於 January 23, 2010 05:53 AM 回應


最近這一期嗎?找時間去看看!
版主 於 January 24, 2010 03:05 PM 回覆


10樓 民國63年8月20日,我到官校報到,隨後和其他外招同學,一 齊被帶到海文大樓。我們坐在木板地上,聽著學長的講話,應 該是58期的學長吧,誰我忘記了。 過幾天56期的實習大隊長任克剛也來講話,映象中他真帥, 他摔掉時,我特別難過。 當時騎摩托車送我報到的,就是黃植誠。一轉眼都快40年 了。 於 April 21, 2010 05:42 PM 回應

59期的老大哥好,
印象中任教官他們好像是在屏北, 因為液壓失效 起飛失敗 任教官彈出殉職, 另一位沒有彈射的張明仁教官重傷。 還記得好幾位教官跟我說過, 黃植誠跑過去之後, 跟他過從甚密的一些教官都因此暫時停飛。 版主 於 April 21, 2010 11:29 PM 回覆

11樓
一樓的學長您好 我是六十七期 算算期別 您應該是五十九期吧 記得 當年預校報到前一星期 我去我叔叔家玩 看到有好幾位五十九期的學長 意氣風發 穿著卡奇色的軍服 剛掛了階 而我還是一個國中剛畢業 正 準備去預校報到的空官預備生 心中真的羨慕的不得了 有位學長還開玩 笑的說 我是小小老弟呢
對了 我叔叔是鍾勤誠 很會畫國畫的那個 但是我已經有二十多年沒見 過他了
鍾尚仁 於 April 21, 2010 11:27 PM 回應


哈哈! 我跟學長一樣, 一看到幾年入校, 就開始算是幾期的老大哥。
版主 於 April 24, 2010 10:48 AM 回覆

12樓
張明仁教官是58期第一批外派幹部,以新生的角度看,他相 當的「仁慈」。那一任班長中,有一位沈能俊學長(他弟弟好 像是60期的),前幾年看到他在碧潭跳水的新聞。別誤會, 沈學長因故離開學校後當了醫生,他經常在碧潭橋上玩跳水運 動,很勁爆吧!
黃植誠走了以後,軍方並沒有大規模的連座,就是因為這樣, 之後陸軍輕航隊的李大維叛逃,才因發了後座力。據說還牽動 了當時總長職位的人事。
黃植誠很會唱歌,他如果沒有考上飛專班,大概會去歌廳唱歌 吧!
於 April 22, 2010 10:20 AM 回應


有在新聞上看碧潭橋上玩跳水運動的新聞, 但不知他是學長,不過那樣跳在台灣好像是不行的, 不過在國外,好像是意大利的一座古橋, 還被當做是一項知名的民俗活動。
我們機隊以前有一位飛專班CCK的李姓教官, 他說他也因此被停飛調查。
版主 於 April 24, 2010 10:54 AM 回覆


13樓

我想起來啦!當年新生報到時,坐在地板上和我們講話的是 58期的饒承虎學長。當年空官籃球隊在他和陳添勝、王光 裕...等「名將」的帶領下,可神勇了,有一年大專運動會, 空官以罕見的5上5下全場快攻,打的台大的球員躺在地上抽 筋...。
談判逃,讓我又想起58期的林賢順,因為他導致了甯建中將 軍的停職,後來的專機事件,我覺得冥冥中似有安排。 今年清明,我在碧潭看到甯將軍的家人在祭拜他,讓我又想起 77年摔掉的嚴家聲學長,他們兩人有一些關連,家聲的夫人 娘家在岡山和建中家只隔了3戶。嚴夫人有一年接受中視訪問 時說,家聲出事後頭七有回來,把他最喜歡的金魚帶走 了...。
專機事件當時我因故調大樓上班,曾聽一位老哥說(當時是總 部的處長,現仍在役),當天本來是排他去巡視的,他還打算 順道回來熟飛,但因為行程安排,當天飛機不停台中,因而臨 時換了別人,這似乎也是冥冥中的安排。
於 April 26, 2010 05:11 PM 回應


57期林賢順叛逃過去時, 把69期葉XX原本要飛的飛機給飛走, 結果事後,聽教官說葉也遭了池魚之殃, 因為沒有保護好飛機,讓它被飛走。
那時在軍中,
規定前後差一期、同學都不能飛同一架雙座機, 序列一送出去後, 第二天如果人員不適不能飛, 則整批飛行拉掉, 其它人不能臨時代飛。
版主 於 May 15, 2010 09:43 PM 回覆


14樓
我是沈能俊醫師,幼19期,空官58期 T-28 放單後,
被 領袖一腳踹出來的子弟兵。〈65通字048號,開除學籍通
知書:開除原因《飛行違紀》〉
國軍英雄張明仁,是我進幼校時的左右舖仇家。就是他 ─
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話說明仁自幼染有鼻炎,睡覺每有鼾聲
時,我都會貝戈戈的把他搖醒。因此,他對我恨之入骨,就給
我取個外號,叫〈老鼠〉。同學們從此就這樣叫我。
這還不夠。上飛行線時,他是甲班,我是乙班。有一次,
同學們聊天打屁時,他說:『 飛大航線,都是出去玩的 』,
我把他的話奉為圭臬,就出事了....〈兩次。第一次是旗山
上空8000呎開始連續副翼滾,大崗山上改平,高度錶4000
呎。第二次,塔台臨時叫我改飛大航線,我跑出去玩...〉
懸崖跳水,是:好玩、健美、藝術、文化。靠的是勇敢与
體能。很有幼校〈勇敢訓練〉場的味道。
很榮幸被您們提到我。我有一個哥哥是46期的,沒有弟
弟。喔!還有,林賢順不是58期的,若是,58期就不會有中
將3個,少將6個啦!星期天下午四點,碧潭懸崖跳水,晴天忠
實上演。
沈醫師 於 May 15, 2010 12:57 PM 回應


學長好:

都已經到基本組放完單飛還被一腳踹出? 難道長官們都沒有年輕過, 都沒有年少輕狂過?
想起黃埔軍魂中的一慕, 學生犯錯, 老士官長跑去跟校長說: 你們年輕時,也跟他們犯過一樣的錯。
不是說《飛行違紀》〉好, 而且掌權力的人, 不要輕言定人生死。 版主 於 May 15, 2010 10:37 PM 回覆


15樓
感謝您看得起 ─ 稱我為學長。
自小立志要當空軍飛行員,歷經鳳山入伍,大隊集合場新生
訓練,好不容易摸到飛機;又才放了單飛,那懂得什麼〈飛行
紀律〉的意義!其實,那第一次犯規,課目是〈空域單飛〉,
真的只是想把副翼滾練好。

我們期上甲班同學,邱湘夫,比我更慘。話說,他經常擔任
實習幹部服務,經常榮團會發言鏗鏘有力。 T-28 結訓後,
有一天當伙委,在餐廳推倒一位伙伕兵,有飛行教官坐在上
面。以前從來都沒有什麼調皮搗蛋、考試作弊、意志不堅記
錄,就因此被判:《留校查看》。兩個禮拜後,他女朋友中午
到校會客,他送女朋友出校門,上課遲到。立刻就被開除。
接著抽籤當兵,他當的是海軍,三年都在左營,成天就看著同
學們飛機飛來飛去。 我抽籤當的是陸軍二特,以初中畢業學
歷,當了整整兩年兵,退伍時職缺是:上兵食勤。
沈醫師 於 May 16, 2010 02:04 PM 回應


學長:
人生總是有缺憾的,
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國家失去了一位飛行員,
社會多了一位好醫生。
版主 於 May 17, 2010 11:01 PM 回覆 |


16樓
真高興看到沈能俊學長的現身說法。
以前新生時,你是3區隊的班長,經常就近到2區隊突襲測試
隊伍中的新生屁股有無夾緊、雙手有無緊貼褲縫(另外2位班
長是陳夢翔或是葛再淵、管衛民)。
那時晚上在大隊集合場聽訓時,我最喜歡班長突襲測試雙手有
無緊貼褲縫,因為晚上站在大隊集合場上,雙手一定扒滿了蚊
子,真痛苦,班長的動作正好有幫忙趕蚊子的做用。
路人59 於 May 17, 2010 04:01 PM 回應


17樓
而且掌權力的人, 不要輕言定人生死。
----------------------------------------
格主所說的這段話,在司訓所受訓時也聽過某位大法官講過類 似的話。
行使所賦予的權力真的要慎之啊!!
於 May 17, 2010 06:37 PM 回應
可惜很多掌權的人, 當還人微言輕時, 也很痛恨掌權者囂張, 可是當自己也獲權利時, 卻變成當年他痛恨的人。
版主 於 May 17, 2010 11:05 PM 回覆


18樓
嗨!親愛的 59 路人:

是管衛民啦! 沒想到事隔36年,大家對官校“新生訓
練”的記憶還是那麼有味道。我始終感覺得自己:站在隊伍前
面,比起 56 57 學長,那股帥勁兒是差遠了。能幫您趕蚊
子,讓您記得我,還真不錯。哈..哈.. 我是九班的,那班的
班兵好像還有侍衛長陳添盛。我懷念“整過我”的學長:56
戴國士 57 黃兆坊 張驊台 .. 游泳隊:齊金貴 任克
剛 .....當時,那種“新生訓練”可說是一種長期的“震撼
訓練”,要深具毅力与懷抱理想才行。
沈醫師 於 May 17, 2010 08:00 PM 回應


19樓
沈學長 您好
記得我在官校的時候 曾經讀過一本小說 天之驕子 內容是敘述一位
戰鬥機飛行員的愛情故事 小說中的男主角 也是熱愛跳水 為了享受飛
翔的樂趣 常以飛燕式在跳水過程中 盡全力保持仰頭飛昇的姿態 以致
每回都被砸的滿腹通紅 但是卻樂此不疲 因此而引起了女主角對他的注意
我在網路上曾看過沈學長跳水英姿的照片 覺得您可能還是熱愛飛行
所以想藉跳水來過癮 不知我的猜測是否正確
鍾尚仁 於 May 18, 2010 07:30 AM 回應


20樓
親愛的尚仁兄:
『..以飛燕式在跳水..盡全力保持仰頭..以致每回都被砸 的..』是好寫真的一句話! 要有飛的感覺,高度要夠 ─ 要 跳22米; 要不懼,我跳了11年,最近才有。
才放單就被踹出,編隊都沒飛過,我對飛行體會不深。但失 去的,潛意識裏就是嚮往。半年前,我還夢到:《坐著大卡車 上場,要考試,讓我回去..坐在裏面..飛起來..沒過..夢 醒..》

『..人生總是有缺憾的,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說的 好,我們期上壯烈殉職的比率為 1.2/9 說實在:叛逃的着 實對不起他們。
我懸崖跳水將精益求精。碧潭禁制令 不准跳,是不合理 的。因為 high dive 是每年舉辦一次的世界錦標賽,配以碧 潭的風景,於現場觀賞會有接觸大自然的驚豔。縣政府也還算 上道,到現在我沒被罰過。
沈醫師 於 May 18, 2010 12:32 PM 回應


全站熱搜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