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七十期鍾建輝

看完諸位學長及同學們的官校點滴後,
回想一下自己從預校然後陸官入伍及空官新生月,
這段已變的有點模糊的歲月,心中頓有所感,
雖然官校入伍及空官新生月備感辛苦及艱難,但我卻甘之如貽。
這一切都要拜當年預校連長小白豬所賜,
空官學長磨練新生雖然極盡漫罵與體罰,
但比起小白豬可是小巫見大巫了,
三年的預校生活和幾位同學如大管等,簡直可用忍辱偷生來形容,
那時候被小白豬拳打腳踢是不需要理由的,
經常被打的無法呼吸鼻血直流乃是家常便飯。

所以進了官校後,
感覺像是參加救國團自強活動外表雖嚴肅內心卻輕鬆無比,
我想表達的是,如不是小白豬的近似虐待管理,
我的韌性應該很難持續到完成飛行線吧,
但是回過頭想,我心中對小白豬並不感激,反而帶著一種莫名的仇恨感,
反觀對陸官入伍班長及空官小教官卻有一種親人的感覺,
為什麼呢,我想這就是心態問題吧。

有的人是真的發自內心想整你;有的人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想看到你成長,
部隊中形形色色的長官大家都遇見過,
一樣是嚴厲有人贏得遵重,有人卻賺到不恥,
一樣的制度培育出不同的人是正常是事,
如果每件事只看到黑暗面又如何讓自己,
有所成長有些許頓悟呢,但是無庸置疑的是,
之所以名為軍校不同於文學校,軍人的天職就是要衝鋒陷陣,
如沒一點能耐該如何去面對敵人,
是不是告訴敵人等睡飽了早餐也用過了,再來一決高下呢?

學長就是學長,學弟永遠就是學弟,那不會因有沒有學長制而改變的,
因為感情或懷恨是因人而異自然生成,就看個人如何去詮釋了,
但是我想強調的是既然要成一位軍人,合理與不合理的磨難是一定要經歷的,
但一定要建立健康的心態,這樣的軍人才有戰力可言。
可惜的是時空的改變,讓許多的價值觀念扭曲,
時下所謂的熱血青年好像已不多見了!



狗子跟我預校都是學三連的學生,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某些同學曾經遇受過如此悲慘的遭遇!

連當年樓上學四連的李同學也跟說,他學生時候常常看到白豬在打同學,
也曾聽到我們連上的士官長在喊:
「連長,不要再打學生了!」學生很可憐。真的是唉!

我一直是一位乖寶寶學生,
所謂乖寶寶的意思是說我不會去違返任何校規,
所以在學生時代,我從來沒有遭到任何行政處份,
連一支申誡沒有被記過,
但這不表示我不會在底下做亂喔!

記得有一次晚上我洗完澡後沒事,
沒等晚自習時間七點到,就早早到了教室去看我的書,
隔了一會兒,許姓同學也來了,
他的座位在我右手邊隔一排同一列,
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一坐下來後,
馬上就點了一個煙開始抽了起來,
等他才一抽完沒多久,窗邊忽然冒出了汪排的頭,
只見汪排問我們兩個:誰在教室抽煙?
我們倆個都沒有說話,
其實長官們心中應該也知道誰抽煙,但沒有當場抓到而已。

於是我們倆個跟全班其它不知情的同學,
全部被帶到連長室外的草皮上罰站,
只見連長很生氣地問是在教室抽煙?
沒有任何人說話。
連長一直生氣地開口罵人訓話,
最後他很生氣地叫我的名字:
「熊XX,你大過不犯,小錯不斷。」

哈哈哈!
我說過我從來不犯校規的,
但我是建制班長,
私底下還是會想一些鬼主意玩玩,所以才會被說小錯不斷喔!

沒到這麼一個乖寶寶學生官校畢業後不過半年,
我在台東部訓隊居然被記了一支 “大過”!
一個讓我很震驚難過的大過。

到部訓隊換裝F-5的頭一個、還是頭兩個星期都是地面學科教育,
每天就是上課、考試……,等地面學科結束後,
必須先飛完模擬機完訓後,才能正式開飛,
但那時的台東部訓隊本身並沒有F-5的模擬機,
我們必須自行坐車到嘉義基地去飛模擬機一個星期,
我那時是隊上學科第一名,所以就由我擔任飛模擬機的小組長,
由67期的Handsome當督導官跟我們六位同學到嘉義基地飛模擬機。

開訓第一天,
嘉義模訓室主任田教官就當著Handsome教官面前說,
說我們學官的假很少,
所以他會在四天之內把我們的模擬機架次趕完,
然後讓我們六個在星期四晚上就放假,
星期六晚上再回台東報到,問Handsome教官說這樣可不可以?
Handsome教官說沒有問題,聽田教官的安排。
督導的長官都說沒問題,我們六個有假可休,自然也是沒問題嘍!

唉!人算不如天算,
我們是超進度完成了模擬機訓練,
也在星期四晚上就開始鳥獸散各自放假,
沒想到星期五晚上來了一個颱風,
如果那時賊豪沒有在星期五晚上打電話給我,
後續事情的發展也許就沒有那麼悲慘了?
因為我是帶隊的小組長,
所以賊豪打了三通電話給我,要我跟隊上回報說我們模擬機已經飛完了,
但現在是颱風天,我們明天還要回台東嗎?

我只好打電話回隊上跟訓練官Hunter回報賊豪要我說的事,
Hunter就要我們先留在嘉義基地不要回台東,
然後我就趕緊通知其它同學。

隔了一天星期六,
訓練官Hunter打電話到 “我家”,
他說他打電話到嘉義基地模訓室,
模訓室說我們六個已經放假離開了。
好啦!現在事情叨登大發了!

麥克阿瑟將軍說他學生時期,
有一次因為有同學考試做弊,
負責調查的長官要他供出是那一些同學做弊,
他堅不肯說,
長官就說如果你不肯說出那些同學做弊,
就連麥帥他一起開除,
但麥帥仍然不為所動。


事發之後,我們六個同學被緊急召返台東,
原本是該最先開飛的六個人,
被 “ 審訊 “ 了二個星期,
一直要問出的是:是誰主張 “自行放假” 的?

同學們六人堅持是我們六個人共同決定的,
(六壯士:BK、沙皮、黃蓉、賊豪、羅素、我)
因為大家不想牽累教官們,
但Handsome教官的說法居然是他星期五起來後,
就沒有看到我們了?

那個二個星期真的是很難熬,
看同學們一個個開始飛行了,
我們卻一直單獨地被長官們約談(有時是被威逼恐嚇)
要把我們停飛………。
結果就在上面那張相片啦!但我也只回報那麼一次,卻變成每日了,唉!

那一年在部訓隊的我們應該是創了紀錄吧?
16位同學,只有生、常二位全身而退,
其它至少都是被記小過離開了台東。

哈哈!
其中阿惠被記那兩支申誡我個人覺的是最悶的,
他在我們寢室的白板OD欄上,
畫了一個豬頭嘴裡咬了一顆橘子,
結果被輔導長看到了,認為是影射他,
所以阿惠就被記了兩支申誡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