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飛東京成田了,還順便叫了救護車 !

救護車.jpg

 

台北飛舊金山,

馬籍機長負責飛去,

所以我輪休第一段,

台北時間 01:50 座位62C 客人發病,

經 CM(客艙經理)廣播尋求機上醫護人員協助,

很幸運地有醫生ANEEZSEMN先生跟護士BLAIR小姐在飛機上,

經醫生診斷該名客人傑佛瑞先生為酒精性中毒,

生命跡象不穩定,並有吐血現象,

二位醫護人員建議我們轉降,

因為飛機上的緊急醫療用品有限,

我們才剛起飛約三小時,

接下來還有七個多小時的航程,

擔心無法提供生病客人全程的藥物使用。

 

02:10(台北時間)CM 在 1R門旁第一次打給MEDLINK 的醫生,

(與航空公司簽約的醫療單位)

MEDLINK認為病人現在的病況並不需要轉降,建議持續觀察就好。

 

因為機上的醫、護人員很堅持儘快就近機場落地,

但MEDLINK醫生建議繼續觀察先不要轉降。

二者意見不同時,

依照空服手冊因為 XX…… 的因素,

當二者意見不同時,

需以MEDLINK的醫生意見為主,

正在執勤的機長K 很擔心客人的生命跡象不穩定,

所以02:35 (台北時間)馬籍機長 K 到BUNK(組員睡艙)叫醒我,

告知上述情況,詢問我的意見並問我如何做比較好?

我請他立即發電報問聯管意見。

並立即起床下樓至客艙 1R門邊問 CM 及 ZC(ZONE CHIEF) 情況?

 

這時聯管也發電報回覆我們:

聽從MEDLINK 的指示,繼續觀察客人情況,

但如果要轉降的話,請轉降到東京羽田機場。

 

02:50 (台北時間)ZC打第二次MEDLINK ,

並由機上的醫生、護士直接和MEDLINK 通話,

告知病人情況,並說明飛機上二個EMK(緊急醫療設備)都已經使用,

如果繼續飛行,後續將會沒有針頭、點滴、藥物可用。

 

經過機上醫、護持續與MEDLINK醫生溝通後,

MEDLINK 同意我們轉降。

 

我回到駕駛艙後,CAPT K告訴我他從未飛過羽田機場,

基於安全要不要由我來飛,

考量他已經熬了大夜非常疲勞,

加上轉降機場他不熟,

所以換我上座飛行。

 

03:20 (台北時間)CM 至駕駛艙告知情況,

並由 CAPT K 再次打MEDLINK跟醫生確認 ,

確認建議我們立即轉降,

得到MEDLINK “ 同意 “ 的答案.

會有這個動作是因為機長所做的任何決定,

都要考量 ” 事後 “ 相關單位對機長做出最終決定的質疑?!

所以機長做出最終決定前,

還得加上考量事後打官司會不會贏?

相關的資料都要儘可能地保存下來,

以面對事後可能 ” 質疑機長決定 ” 的各單位長官們 。

 

想起十幾年有位D 教官說他精進班口試時,

大長官問他:

從安克拉治起飛,

這時需要轉降,

前往東京跟安克拉治的飛時都一樣時,

請問他會轉降至那一個機場?

D教官說他會轉降至東京,

……因為東京離台北較近……,

大長官說不對,

應該轉降到安克拉治,

因為安克拉治的旅館、油……都比較便宜 。

 

03:24(台北時間)決定轉降羽田機場,

我們 HF無線電告知TYOKO RADIO 我們DECLARE MEDICAL EMERGENCY ,

數分鐘後得到東京航管同意轉降羽田,

並右轉180 度回頭訂向AVBET航點朝日本飛行,

期間與聯管連絡,

聯管要我們告知預計落羽田時間,

因為所有航路、進場的設定都還未完成,

第一時間FMC上秀出的時間並不正確,

所以我們報早了快一個多小時,

幾分鐘後我把航路跟進場點都接好之後,

我們回報聯管更正正確的預計落地時間。

 

03:45 (台北時間)跟客人廣播告知有病人生重病情況,

並預計轉降東京羽田,

這時那位病人才很訝異地問空服員,

因為他,所以要轉降 ?!

 

05:20(台北時間)聯管告知因為羽田機場的代理公司,

沒有機務人員可以簽放777機型,

請我們轉降東京成田機場,

我們詢問成田機場的宵禁到幾點,

聯管告知到 21:30 (UTC,日本當地時間早上 06:30 ),

並告知我們會超時,

所以落地後會ACM(額外組員、搭機不工作)回台北,

台北會ACM組員來接飛我們的航班到舊金山。

 

06:21( 台北時間,日本時間為07:21))安降東京成田機場。

 

落地後聯管打電話問我們依照FOM(航務手冊)規定,

於緊急情況轉降後,只要全體飛航組員同意,

工時就可以加二小時,

這樣我們就可以原組員繼續執行航班到舊金山,

因為經組派計算我們的工時:

客艙組員必須於 09:15 (日本時間)前後推,

飛航組員必須於 10:10 (日本時間)前,

就不會有超時的問題。

 

經與其它飛航組員仔細討論與計算工時後,

(對於增加這二小時其實我們有疑慮,

因為有另一條規定要夜間九點起飛後的航班,

不能加二小時,

但組派的解讀跟們的解讀有點不同,

最終以他們的解讀為主。)

為了公司營運考量,

所以全部同意工時加二小時繼續飛航到舊金山,

事實上我們都非常非常的累,

從前一晚11點多起飛,

一整個晚上大家都沒有什麼休息,

一直到日本時間07:21落地。

 

只是當我們飛航與客艙組員都準備就緒後,

卻一直收不到LOAD SHEET (載重平衡表),

09:12(日本時間)收到第一份LOAD SHEET ,

但是組員人數與客人人數都是錯的,

依規定我不能簽放,

然後時間就到09:15,

我只好跟成田的經理說我們超時了,

無法繼續飛航了。

 

因為要調派組員,

所以把前一晚飛來東京的五名組員改飛舊金山,

再從台北抓四位飛航組員、十位空服組員,

(我們這組有五位組員沒得休息,

得ON DUTY 從東京飛回台北,

我只能說這樣的派遣合法但不合情)

結果就是造成三個航班延誤,

我們的旅客得在機場待上七個小時,

才能繼續前往舊金山。

 

事實上依據組員們轉述這位病人,

他在前一段旅程,

就已經身體不適吐了五、六次,

可是他自己卻仍要繼續旅程…

才會造成後續一連串的事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ugarHsiung 的頭像
CougarHsiung

CougarHsiung的部落格

CougarHsi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